正 在 载 入 中 ……
【 纷乱幻想(个人串书)】【作者:不详】 【完】


  前言

  本作品源于我的一个想法。看了许多色情文学,有很多撸点爆表的精彩情节,常常幻想如果这些情节能容纳于一本就好了。于是就有了这本小说。本书的情节由本人构思,以串联我喜欢的撸点,也就是说本书的肉戏几乎全是抄袭的,包含SM、同性、群交等等内容,不喜勿读。其中的外篇,是介绍上一章正文中涉及到的一些人的故事,因没有发生在正文连续的时间线中,故以外篇的形式出现。本书的初衷只是自娱自乐,开写后不可避免的想与众人分享,抄袭肉戏未与诸多原作者们沟通,在此致歉。最后向所有色情文学作品的创作者们致以崇高的敬意。——梦中的风第一部 陈雪梅的宠物生涯

  第1章

  陈雪梅真的没想到能有这样的好事,作为一个孤儿,居然能住进别墅,这都要感谢自己的室友。

  大一才入学,陈雪梅与另外三个女生黄莉、朱赛男和张倩,成为了室友,很快便成了好闺蜜。黄莉与朱赛男住不惯学校的四人宿舍,开学才不到一个月就在附近找到一栋不错的别墅,并邀请陈雪梅和张倩一起住了进去。她们知道雪梅是孤儿,也不要她承担房租,这让雪梅心中分外感激。

  别墅有两层,上层是四间带阳台的卧室,下层是宽敞的厅室。

  “雪梅,收拾好没有?搬家弄得一身汗,我们去洗澡吧!”朱赛男叫到。

  “好了好了,洗澡么?”陈雪梅应道。

  “快脱衣服,浴室老大了,我们四个一起洗。”朱赛男冲了进来,试图扒掉陈雪梅的衣服。

  “你流氓啊?”陈雪梅不甘示弱,与朱赛男闹作一团。

  “嗨,你们两个快点!”浴室内传来黄莉的声音。

  ————————我是入浴的分割线————————“雪梅的乳房好美哦,又软又大。”黄莉很淘气地从后偷袭陈雪梅的胸部。

  “啊,不要这样,莉莉,快停手……”

  这一个月来,一起洗澡时,陈雪梅经常被黄莉这样玩弄。

  “好敏感的身体啊,稍微碰一下雪梅的乳头,就已经变硬了。”

  黄莉一边揉搓,一边用手指挑逗着陈雪梅的乳头,她似乎越玩越兴奋,甚至准备把手伸向陈雪梅的胯下了。

  “莉莉,够了……”陈雪梅及时把黄莉的手捉住。

  陈雪梅回头发现,朱赛男和张倩互相涂抹着肥皂泡,看着自己这边偷笑,便向着两个女孩的乳房捏去,几个女生互相打闹着,在尖叫和大笑声中结束了淋浴。

  ————————我是出浴的分割线————————“好无聊呢……”四个美人各自摊在客厅的沙发上。

  “我们来打麻将吧!”朱赛男提议道。

  “好啊!不过光是这么打可没意思,得有点彩头。”黄莉回答。

  “彩头啊……”陈雪梅心中有些担心,微微皱了皱眉头。

  细心的张倩看到这一幕,对朱赛男眨了眨眼睛。

  “嗯嗯,是得有点彩头,这样吧,我们也不说钱不钱的,我们来玩脱衣麻将,输一局脱一件!”朱赛男提议道。

  “好啊好啊,我同意!”张倩接道。黄莉也点了点头。

  “脱衣麻将?反正都是女生,又一起洗过澡,不好拂了她们的兴致……”陈雪梅心中暗道,也同意了。

  ————————我是开局的分割线————————“碰!我胡啦!开门红!快脱快脱!”黄莉兴高采烈。

  “要不要那么倒霉啊!”放炮的朱赛男一脸不爽。

  朱赛男脱掉了上衣,那丰满的大奶挺立在其他三人的眼前。

  “吓!赛男你没穿胸罩啊!”陈雪梅一脸惊讶。

  “才洗了澡不打算出门,天气又热,嘿嘿……”朱赛男满脸不在乎。

  很快战局进行了七八轮,朱赛男没有再输过,另外三人各有输赢,陈雪梅脱了上衣,黄莉只剩内裤和胸罩,而张倩已经脱光了。

  “继续继续,张倩,你别扭扭捏捏的,又不是没被我们看过。你已经脱光了,再输可得接受别的惩罚哦!”朱赛男气势高涨。

  “哈哈,自摸,我胡啦!你们仨,脱脱脱!”朱赛男如有神助。

  黄莉面无表情地脱下了胸罩,陈雪梅脱去了裙子,而张倩可怜巴巴地望着朱赛男。

  “嘿嘿,小倩倩……这样吧,你到桌上自慰给我们看,要出水才算哦!”朱赛男一脸奸笑。

  张倩尖叫一声,把牌一推,就准备往房间里逃去,被黄莉抓住了手臂,说什么也不放手。

  “不行不行,愿赌服输,一定要表演的!”黄莉起哄。

  陈雪梅一时呆住了,等她回过神来,张倩已经被朱赛男和黄莉说服,爬上了桌子。

  张倩分开大腿坐在餐桌上,陈雪梅以及朱赛男和黄莉睁大了双眼盯盯地看着她,她的阴毛仔细地修剪过,看上去十分整齐。

  张倩双眼微闭,一只手握住粉嫩的乳房,食指拨弄着红豆般的乳头,另一只手把手指放在嘴里面沾着唾液,熟练地把手指在阴道口慢慢地进出,浅浅的挖弄渐渐变成深深的抽插,偶尔,还把手指在阴部的肉缝上快速揉搓,把粉红的阴蒂揉搓得高高挺立,有时轻咬双唇或吐出舌头在红唇外绕来绕去。接着,张倩斜躺在桌上,弓起纤纤细腰,大腿向两边尽量分开,双手按在小穴上,手指在小穴里越来越快不停的抽动着,下边暗红色的大阴唇已分开,大大的阴蒂也完全脱离包皮凸了出来,随着手指的出出入入,一股一股的淫水已从阴唇流出来了,小小的肛门菊花口也一张一合。

  “好了好了,出水了!赛男的要求达到了!”陈雪梅突然说出一句话,惊醒了看戏的众人。

  “别啊姐们,她正兴奋呢!”朱赛男朝陈雪梅挤挤眼睛,“看我帮她一下!”说着,她走到张倩身前,伸出最长最粗的右手中指,对着张倩粉嫩的阴部插了下去……大概是太激动了,两分钟不到,张倩真的“出水”了。汹涌的淫液彷佛被水枪射出来一般,大股大股地喷了朱赛男一脸。

  “我靠,‘潮吹’呀!”朱赛男满脸兴奋,一点也不觉得脸上沾满了淫水有什么不妥,“日本的女优紫彩乃就靠这个出名呢!今天可看见真的了!”

  张倩几乎虚脱一般躺在桌上不能动弹,好半天才恢复过来。

  “继续继续!”朱赛男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先前一直面无表情的黄莉眼中似乎闪过一些别样的光彩。而陈雪梅还在为刚才所见震惊,心不在焉。

  ————————我是心不在焉的分割线————————“雪梅,雪梅?雪梅!嗨!回神!你又输了呢!脱啊!”张倩一反先前羞羞答答的样子,活跃了起来。

  “啊?我又输了?”陈雪梅只得脱掉了身上最后一块布料。

  “哼哼,雪梅,你可是脱光了,再输的话,可得和我刚才一样!”张倩堵死了陈雪梅的后路。

  ————————我是输牌的分割线————————陈雪梅一脸惨淡,输了,真的又输了……要自慰给大家看,可是人家以前还没有自慰过耶!

  “你发什么呆啊?快开始啊!”张倩催促到。

  “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自慰!”陈雪梅语气十分为难,她实际上还是个纯洁的处女。

  “嗯……刚才张倩自慰你也看到了吧,你就照那样摸自己!”黄莉正是兴起,开始教导起陈雪梅来了。

  朱赛男捏了捏陈雪梅的乳房,说道:“要不,姐姐先教教你怎么弄,你再自己摸吧?”说着,伸出那根先前让张倩潮吹的手指往陈雪梅的下体捅过来。

  “别啊,我自己来。我试试吧!”陈雪梅生怕朱赛男真的动手,只得爬上桌子。

  “那,那开始了……”陈雪梅把右手伸到私处,把食指插入两片阴唇中间;左手则按着右边的乳房,活动起来,开始自慰。

  “雪梅,要更有感觉的,‘呀~~呀~~’的叫出来才可以。”

  “乳头也可以刺激一下的。”

  “中指也放进阴户中去。”

  陈雪梅在三人环视之中自慰了数分钟之久,但是没有经验又没有技术的她,在这种被迫被看的状况之下自慰根本没有感觉。陈雪梅揉搓自己的酥胸,手指插入私处,闭上双眼露出苦闷的表情,但三人却想看见更精彩的场面。

  黄莉忍不住说:“做什么呀?一点反应也没有。算了,朱赛男、张倩,你们动手。”

  “上!”两人看了看陈雪梅后分别站到她两侧,一人握着陈雪梅一只脚,让她的姿势再张开些。一瞬间双手忙乱抵抗的陈雪梅,以一敌二之下只有乖乖就范的份,被迫以更分开双脚的姿势固定下来,完全无视陈雪梅的“不要、请求、停止”和呻吟声。

  “这双手很麻烦呀,雪梅。”朱赛男说完之后,把陈雪梅双手固定在背后缚起来。全裸而双手被反绑在背后,双腿被人捉着大力拉开的陈雪梅,那是意想不到的冲击光景。

  “放……放过我,够了。”陈雪梅一面摇头,一面哀求。

  张倩则很好心情的边啍着歌边说:“不~行~,还有很多事要你做的。”一面恐吓,一面把手伸向她胸部。

  “好,我就这里。”朱赛男的手伸向了秘部把阴唇分开,将中指试着插入。

  “咦?这是?处女膜?”朱赛男的手指感到了阻碍,她和黄莉交换了一番眼神。

  朱赛男不再深入,一手抚弄着阴道口,另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则夹着阴核。

  二人抚摸着敏感地带,让陈雪梅面上因兴奋而抹上了一片红潮。二人在性技巧上可不是陈雪梅这只菜鸟能比的,恶作剧地刺激着她的性欲。陈雪梅的喘息声愈来愈大,间隔愈来愈短。

  “停,停呀!已经够了。”陈雪梅焦急的声音,完全无人理会。

  “好,照约定好的做。这里!”朱赛男和张倩互相望了一眼,一口气让陈雪梅达到高潮。

  “唉……唉~呀……呀!不行了~~”陈雪梅在高潮之下大叫起来,跟着垂下头,下半身大大张开,可以看到阴道中的肉壁因兴奋而抖震的样子。

  “厉害,太厉害了!雪梅达到高潮的境像。”黄莉感叹的说。“这光景实在太有冲击性了。”

  “是啊是啊……还是处女呢!不会是第一次高潮吧?”朱赛男和张倩应和着。

  两脚分开至最大极限而又丧失意识的陈雪梅,此时没有听到三人的讨论。

  终于陈雪梅慢慢恢复意识,轻微张开眼睛看到现时的状况后,双眼全开。

  “不~!好过……好过分。不要看我!”身体完全不能活动,双手被反绑,双脚被朱赛男和张倩捉着大大张开,被固定成这个姿势,她把最羞耻的地方都露出来了。极限的羞耻感觉,让陈雪梅哭了出来。

  朱赛男和张倩解开了对她的束缚,她哭着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2章

  “我要搬回学校,谢谢这段时间的照顾了!”第二天,陈雪梅终于鼓起勇气,叫住黄莉和朱赛男,郑重其事地说道。

  那两个女孩并不这样想:“我们有些东西给你看。”

  她们领着陈雪梅走进黄莉的房间,让她坐在床边。黄莉说:“好啦,在你真正决定要搬走之前,我们要做一些有趣的事情。”说着,她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当陈雪梅在播放器中看到自己脱光的样子时,她真是吓呆了。然后她看到自己爬到桌子上,接着又看到自己开始自慰。她简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或者做点什么。陈雪梅困惑而震惊的呆在那里,看着她的朋友,这是干什么,又是为什么啊?

  于是黄莉告诉这个可怜的女孩,必须按照她们的吩咐做,如果不这样的话,这卷录像带就会公之于众,“舞蹈系特招生的初次高潮秀!放到学校论坛上一定会引起轰动的!”

  陈雪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朱赛男接着说:“从现在开始,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你都要按照我们的要求做。”

  陈雪梅说:“别这样,我们都是好朋友,这样会毁了我们的友谊的。我们已经开过玩笑了,现在忘了它吧。请删掉这个视频。”

  “做梦,”黄莉叫道,“你现在属于我们了,要么按照我们的要求做,要么这段视频就会公之于众。”

  陈雪梅迷惑的呆坐着。她最好的朋友背叛了她。“但是,”她喃喃道,“我们是朋友,朋友不能这样对待朋友。”

  朱赛男大声地说:“我们曾经是朋友,但现在你是我们的宠物,一条母狗,除非你想大家都看到这段视频。你可要想好了,当学校知道这一切时,他们会怎样对待你。”

  陈雪梅试图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你们不能做这对我。我要报警。那么究竟谁倒霉?”

  两个女孩同时说道:“去吧,你这个婊子,但要知道,视频是不会说谎的。”

  陈雪梅想了一会儿,说:“好吧,你们赢了,但这就这一段时间,而且别让我做什么蠢事。”

  突然,朱赛男过来打了她一巴掌,说:“只要我们想,我们就能拥有你和你那漂亮的身体,你无法改变任何事情。现在,女人,站起来,脱掉衣服。”“马上做,小母狗!!”

  陈雪梅被吓住了,跳起来飞快的脱着衣服。她脱下了罩衫和牛仔裤,穿着内裤和胸罩站在那里。

  “很好,继续脱。我们要你完全赤裸,你这小母狗!”黄莉说。

  陈雪梅犹豫了一下,朱赛男飞快地打了她一计耳光,警告说:“按照我们所说的做,这样就不会挨打,你这婊子。赶快脱光!”

  陈雪梅吓得颤抖着,迟缓地脱掉了奶罩,在女孩们的面前露出年轻坚挺的乳房,然后用慢慢褪下了内裤。她试图用手盖住身体,但是赤裸的屁股上挨了一巴掌,然后她们警告说不要企图任何东西。朱赛男命令她双手背后,手指抓紧,然后分开大腿。

  因为害怕视频曝光而被开除出学校,陈雪梅完全遵循了她们的命令。

  “很好,”黄莉说:“现在就宣布你的新规矩。”

  陈雪梅赤裸的站在那里,两腿张开,双手背在身后,不知道怎么办,因为她的朋友手里有一段视频,记录了她脱衣、自慰、被别人弄到高潮的全过程。她吓坏了,不敢违抗朋友们的命令。

  “现在,”朱赛男说:“我们将宣布一些规矩,你要在属于我们的期间一直遵守。现在我们向你解释,你要小心听着。我们希望你能完全理解,永远遵守,否则我们就公开视频。”

  黄莉说:“好了,陈雪梅,现在你属于我们!你是我们的私有财产,要完全按照我们的吩咐去做。你要记住的第一件事就是我们拥有你,无论我们让你做什么,你都要服从。明白了吗?”

  陈雪梅战战兢兢的答道:“是……是……的,请千万不要公开那段视频。”

  “嗯,只要你按照我们的要求做,我们不会公开它的。”朱赛男回答道。

  黄莉又说:“很好,陈雪梅,真不错。下面是你要遵守的规矩。至要你不服从任何一条规矩,我们都会把一份拷贝的视频发送出去,你也会受到惩罚。”

  “第一条:你属于我们。我们拥有你。我们说的任何事你都要做到,无论什么事,在哪儿,或在谁面前。”

  “第二条:你要称呼我们黄莉主人和朱赛男主人,而且每次回答问题后面都要带上‘主人’这两个字,明白吗,小母狗?”

  “是……是……的。”陈雪梅答道。

  啪、啪、啪,朱赛男狠狠的打了三下陈雪梅赤裸的屁股。陈雪梅尖叫着跳了起来,捂着屁股。

  黄莉说:“我想你没有听清楚,母狗!我刚刚讲过这些规矩,你就违反了!如果你不服从我们,就会得到更多惩罚。现在你明白了吗,母狗?”

  “明白,主人。”

  黄莉继续说:“好多了,小母狗,千万别忘记另外一条规矩,你会受到更严厉的惩罚。”

  朱赛男说:“第三条:这是目前最后一条规则,我们随时可能增加对你的规矩。”

  “好啦,陈雪梅,”黄莉问,“你都明白了吗?你能遵守吗?如果不能,你可以马上离开,但离开之后,这段视频也会流落在外的。”

  陈雪梅回答:“明白了,黄莉主人,我理解这些规矩,而且愿意遵守,主人。”

  “那好,我的第一个指令就是我们要检查检查你的阴部。”黄莉说道。

  朱赛男拿出一个控制器模样的玩意儿按了一下,门开了,是张倩,白色的皮质吊袜带,白色的长筒丝袜,白色的系带高跟鞋,其余就是全身赤裸。“来帮把手。”

  张倩爬上床,双腿跨坐在陈雪梅的头上方,抱起她的头放在自己裆部,把她的头枕高,说:“睁开眼睛,请主人们一起看!”说话间,张倩弯下腰,两手各抓住陈雪梅的脚踝,用自己的一双纤长的细腿压住陈雪梅白嫩的腿弯,两手又抓住陈雪梅的双手。

  现在陈雪梅上身躺在床上,下身被拉起,折迭在上身,双腿被左右大大分开压在床上。本来这姿势已经够羞人,头却枕在张倩的裆部,隐约听到“嗡嗡”的震动声,面部正对着自己同样抬高的下身,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大大分开的下体中间。可怜的是,还不能稍动,张倩把自己浑身的关节都压制住了。

  黑油油的阴毛向上生长着,一直延续到大阴唇中间的位置上,遮挡着主人的视线。

  “毛毛有点碍事额……”黄莉皱眉到。

  “交给我吧!”朱赛男笑嘻嘻地说。

  她要张倩轻抬陈雪梅的臀部,在其下垫了一块布,然后……她居然直接用嘴贴在陈雪梅的私处上面!她的舌头轻轻地舔过陈雪梅长有阴毛的部位,让陈雪梅全身一阵颤栗,然后用口水沾湿阴毛,然后再慢慢地用手指将阴毛都理平之后,再用剪刀修剪。她的动作很快,没有几分钟,陈雪梅大部分的阴毛就已经落在布上,然后她拿起剃须膏,涂遍了陈雪梅的阴户,接着用一把剃刀,小心翼翼地将陈雪梅剩下的阴毛全部剃掉,让其阴户完全光秃,清晰可见。

  大功告成以后,黄莉摸了摸陈雪梅的阴户,“光滑的感觉真好!”

  陈雪梅听着这样的评论,看着自己淫荡分开的大腿中间光秃秃的阴门和肛门,两扇肉门都暴露在凉凉的空气中,不禁羞愧地闭上眼睛。

  大家齐唰唰地把目光交汇在陈雪梅大大分开的双腿中间。

  朱赛男嫌光线太暗,拿来了自己的手电筒,照在陈雪梅最是娇嫩敏感的部位。

  陈雪梅两腿大张,连平时躲在屁股缝里最最隐私的小菊花都开放了。处女地就是处女地,两片厚厚的大阴唇洁白晶莹,上面的毛毛都被朱赛男用剃刀去掉了。

  尽管两腿大张,两片厚厚的阴唇却如同真正的女孩一般,紧紧地闭合着,只能从缝隙中看到一抹粉红色。

  黄莉伸出手,怜爱地在陈雪梅的阴部缓缓揉搓,特别是两片唇上面的交汇处更是重点,轻轻地揉动,使陈雪梅又低声呻吟起来。看着陈雪梅没有痛的感觉,黄莉双手拎起两片阴唇,用力分开到极限,只见里面一片鲜嫩的粉红色,两片小小的、粉嫩的小阴唇,随着大阴唇的极限分开,它们也微微张开,好像在一张一合地引诱物体的入侵。薄薄、血红的小阴唇就微微摇颤,显露出可爱、诱人的阴道口。粉红色的阴道内膜前褶万层的,亮晶晶地闪着光,如果不把中央那个小洞考虑进去的话,蜜穴很像杏仁晒乾后的形状。

  大家在手电筒的强光下一齐往里面看去,陈雪梅的处女膜还是那么完整地封锁着。处女膜,其实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是一层薄膜一样的东西,其实,它更像一层肉瓣,有一定的厚度。大家惊奇地发现,陈雪梅的处女膜上有个小孔,竟然还是月牙形的。

  黄莉用手指把大阴唇分开,然后用另一只手拉住阴唇上方的皮肤往上一推,顿时,一粒鲜红的小珠正在慢慢勃起变大,它清晰地出现在众人眼前。黄莉用中指在陈雪梅的阴道口划了几下,整个中指沾满了陈雪梅透明的淫水,然后轻轻地在陈雪梅的阴蒂上左右上下滑动,再逐渐加快速度摩擦,“嗯……哼……嗯……啊……”陈雪梅控制不住,婉转地呻吟起来。

  “好了,现在就到这里,这母狗确实还是个处。”黄莉说道。

  “把她的第一次给我男朋友钱睿吧,他一直对没拿到我的处女耿耿于怀。”朱赛男舔了舔嘴唇。

  “上次倩奴你也这么说!还一次来了九个人,要不是催情迷幻药水,哼!”

  “安啦安啦!这次保证就来他一个。”

  “就这么定了。倩奴,放开她,带她出去,好好教教她。”

  本楼字节数:15217

  【未完待续】

全国最大的成人综合社区,每天更新(无毒):www.bb622.com (猫色网,撸色网,色网,大色网,小色网,爱色网,聚色网)

正 在 载 入 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