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 在 载 入 中 ……
【微信性爱系统】【长篇第三十一章】【作者:森破小子】


【原创】春暖花开,有你。欢迎加入http://.cc--原创作者:森破小子

【微信性爱系统】【第三十一章 人无完人】【作者:森破小子】【首发】


  作者的话:隔壁月老已经完结,四十万字,然后咱们这个也三十万了,却刚开始…路漫漫,希望我能坚持下去。十二月啦,在月初祝愿各位十二月能够顺利。依旧是求关注,谢谢。

  也许是应为经常站着拉小提琴,林听水的大腿上的肉跟别的那些娇生惯养的软肉不同,摸起来有点紧致,张漠一边跟林听水接吻一边抚摸她的大腿,还把手伸进林听水的下体感受一下她内裤的温度,不摸不要紧,林听水的内裤都已近湿透,但是林听水跟以前一样,即便是痒得不行嘴上也是一声不吭,她的身体是很诚实的,张漠一摸她的阴唇就感受到了她下体的燥热温度。

  “宝贝,下面什么时候湿的?”首发

  林听水好像很喜欢张漠叫她宝贝的宠溺样子,她高兴的环抱住张漠的腰表示亲近,然后把长发撩到耳后,轻声说道:“刚见面接吻的时候就有点湿了。”

  张漠继续问道:“那你其实欲望很强呀。”

  林听水小声问道:“我…我以前不这个样子的你不喜欢吗?”

  张漠隔着棉质内裤揉捏着她圆润的臀部说道:“喜欢。你所有的一切我都喜欢。”

  林听水一下子陷入爱情漩涡之中,她突然冲动的问道:“张漠哥,我能喊你老公吗?”

  两人在之前商讨过称呼问题,张漠一直听林听水叫张长官很不舒服,就要求她叫哥,本来张漠还担心是不是有点唐突,万一人家不喜欢叫的亲密呢,结果林听水比他还要纠结,居然直接就想叫老公了,张漠就点头说:“当然可以了,宝贝。”

  林听水主动纠缠上来,两人又吻了一会儿,林听水感觉张漠下面一直顶着自己,她提议道:“校服还在包里面,要不要我穿上校服?”

  张漠摸着她的头发问道:“怎么会突然想穿校服?”

  林听水说道:“老公,男人不都是喜欢制服什么的吗?昨天约会之前我在网上查了查…”

  张漠不想她一番心意白费,而且也确实有兴趣跟穿着校服的女大学生做爱,便让她换了校服。

  南广的校服虽然也土,但是好歹是艺术类院校的校服,下面是一个中规中矩的过膝裙,上面是蓝白条印着校徽的运动装,张漠自己把上身脱光,林听水便上来痴迷的舔他的前胸,两人互相爱抚了一下,张漠便把林听水按在床上,伸手拉开她胸前的拉链,被胸罩包裹着的大胸部跳了出来,张漠用手揉捏了一阵子,说道:“宝贝你知不知道你胸部很大?”

  林听水点了点头说道:“嗯…上高中的时候一直在长大,胸衣一直换,很让我头疼…”

  林听水的胸罩是前开式的,半个乳球露在外面,张漠把头埋在她的乳房中间深吸一口气,林听水抚摸着张漠的头发,张漠想用嘴巴咬开前面的胸罩扣子,但是奈何经验不足,怎么弄也弄不开,只能下手解开,林听水用双臂兜在乳房下面,一对嫩乳房更加挺立,张漠把手伸到林听水裙子下面,直接拉下了她的内裤,张漠把内裤放在鼻子下面闻了起来,林听水害羞的说道:“老公…好害羞,不要闻了…”

  张漠一手拿着内裤,一手把她的裙子撂倒腰上,林听水穿着校服三点全露的样子一下子展现在面前,林听水脚上穿着很有学生范的泡泡袜,张漠脱下内裤,然后用挺立起来的阴茎摩擦着林听水的阴唇,两手撑在床上居高临下的观察林听水的表情,林听水有点受不了了,她不断呢喃着老公这两个字,张漠吻着她脖子的时候,龟头在摩擦之中已经找到了她的小穴入口,张漠都不用用手扶着,一挺腰就阴茎就顺利插入了小穴之中。

  林听水深吸一口气,她还是跟以前一样不说话,但是眼神中的柔媚越发旺盛,张漠动情的挺动着腰部,把她的校服一点点从她身上拉开,林听水一头长发铺散在床上,她灼热的吐息喷在张漠的耳朵上,林听水的阴道也逐渐开始主动蠕动,两人的性器官摩擦的一次比一次契合。

  因为两人都不是很容易来高潮,这一次抽插做了很久,张漠也不换姿势,就这样一直用不快也不慢的动作趴在林听水身上耸动,让两人的兴奋值一点点增加,这种做法虽然不够刺激猛烈,但是最后的高潮会来的十分猛烈,因为两人在这种慢慢的刺激之中积累了大量的兴奋值,突破顶点的时候高潮会很汹涌。

  张漠也不知道插了多久,张漠脸上全都是林听水的口水了,林听水的乳头被张漠吸的通红,林听水慢慢把双腿盘上张漠前后运动的腰部上,张漠知道她的要来了,于是使出最后的余劲开始加速冲刺,房间内顿时响起了猛烈的啪啪声,林听水沉闷的嗓子中终于传出了低吟,张漠一下子感觉到了成就感,他疯了一般大力抽查着,两人身上全面泛红,在最后一秒钟紧紧抱在了一起!

  张漠的龟头顶在林听水娇嫩的子宫口处大力喷发着,林听水两腿盘在张漠腰上颤抖着,阴精和精液在子宫里面汇聚在一起。

  张漠趴了足有两分钟,才慢慢抽出阴茎,这一次高潮来的实在是太猛烈了,张漠满脸通红,很是舒畅,林听水被干的浑身校服凌乱至极,眼角都出现了高潮的眼泪,张漠把林听水拉起来抱在怀里,林听水整个人比以前软了很多,她懒洋洋的靠在张漠怀中,小穴口有精液流出来也顾不上擦一擦了,张漠拿出手机,让林听水背靠在他怀中,掰开她的大白腿,林听水看张漠要拍照,便对镜头羞涩的微笑起来。

  照完之后,张漠坐在床头点了根烟休息,林听水躺在张漠胸前休息了一会儿,便捂着小穴口跑进了浴室里面。

  这一炮打的昏天地暗,张漠很是满足,在欲望消解之后,愁绪又涌了上来,他在潜意识之中跳出微信性爱系统,任务已经顺利完成了,在微信系统的右下角跳出了微微的对话框:

  “主人…你这一炮性爱能量好多啊,快把微微淹没了…”

  张漠用意识输入文字回复道:“微微,给我完成任务吧。”首发

  “主人,你真的要加粗0.4mm吗?会粗很多哦!真的哦w(゜Д゜)w”

  张漠看着后面那个颜文字,好像看到了微微惊恐的表情,他笑着问道:“除非你能给我张在寅的犯罪证据,否则我就要加粗0.4mm.”

  微微似乎就结了很久,扭捏了半天才说道:“因为主人这一次给的性爱能量很充沛,我还能再给你一个提示,这个提示说出口之后会消耗大量性爱能量,因为涉及朋友圈的功能,所以消耗的能量超标好几倍,主人也可以把额外奖励兑换成这个提示,主人真的要换吗?微微在也很纠结呢,是要加粗0.4还是消耗这么多宝贵的能量…”

  张漠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开口说道:“我要线索!多少能量我也舍得!”

  在洗澡的林听水突然停下洗澡的动作,打开浴室的门伸出头来问道:“老公,你刚才说什么?”

  张漠赶紧回答道:“没。我跟人聊微信呢。”

  张漠突然感觉下体一麻,他低头一看,自己的阴茎用肉眼看好像跟以前没什么变化,但是他用手一摸就知道,比以前确实粗了不少,0.2mm的半径增强居然就有这种效果,0.4mm好像确实有点太过头了。

  然后下一秒,微信性爱系统给出了额外奖励,紧紧是一行字,这一行字是张漠花费了大量性爱能量才换来的关于张在寅的弱点证据:

  “张在寅的语音不在场证明有致命漏洞。”

  这十六个字外加一个句号可真称得上是字字如金了,足足能顶上一个男人阴茎0.2mm半径的价值。

  张漠皱着眉头品读了这句话好久,这个语音不在场证明自然就是指的那个这几天他一直在反复听的录音了,张漠顿时感觉自己被坑了,他听了这个录音无数遍,也想不通到底哪个地方不对了。

  张漠坐在床沿上,慢慢点开了手机中的那段音频,张在寅的声音响了起来,张漠眉头深深的皱起,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一段证明了张在寅不在场证明的关键性录音,会成为识破张在寅计谋的关键所在,他一遍又一遍的听着张在寅的演讲,始终听不出到底哪里有破绽。

  这时,林听水洗完了澡,身上裹着一个浴巾不紧不慢的坐回到床上,她本来用吹风机吹自己的长发,但是看到张漠在听什么东西,就关掉了吹风机,她静静的听了一段这个录音,忽然说道:“《分流》。”

  张漠正专注的听着张在寅的声音,他好像听见林听水说了什么东西,头也不回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林听水跪在张漠身后,一只手臂抱住着他的腰,指了指张漠的手机说道:“是《分流》。”

  张漠一脸茫然,回过头来问道:“分流?什么意思?”

  林听水微笑着说道:“你听的这段演讲,有背景音乐,这个音乐的名字叫做《分流》,是美国七十年代的爵士风作品,编曲和演奏者是伦恩·巴纳德,风格是偏向舒缓的,因为它的节拍…”林听水滔滔不觉得讲了一大段乐理知识,张漠虽然听不懂,但是他没有打断林听水,仔细的全部听了下来。

  张漠听完林听水的一大长传介绍之后,说道:“你就听了一小段,然后就知道这首音乐的名字了?而且,这首曲子很有名吗?你居然记得这么多关于这首曲子的知识。”

  林听水点了点头,说道:“给我一小段音乐,只要我听过一遍完整的歌曲,就能认出这首曲子。至于这首曲子有没有名…也不算有名吧,这要看跟什么比较。”一说起音乐的话题,林听水以前那种安静的气场就淡了很多,声音比以前大一些,显然音乐给了她很多自信。

  张漠说道:“跟《命运交响曲》比?”

  林听水说道:“没有可比性,《命运交响曲》是交响乐,《分流》是爵士乐,如果要跟爵士乐中的经典来比较知名度的话,比如Mack The Knife,《分流》基本上就是蚂蚁见大象的感觉了。”

  张漠怜爱的摸了摸林听水的头发,笑着说道:“没名气的曲子你也如此熟悉,你真是个天才。”林听水听到夸奖,脸蛋便红了起来,她温顺的接受张漠对她的爱抚。

  张漠本来就想这样结束对这首歌的讨论,但是他鬼使神差的问道:“这首曲子跟其他爵士乐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

  林听水用手指抵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说道:“《分流》的话,倒是有一个挺有意思的传闻,据说美国有一个警察局局长,因为夹在黑社会和政府势力之间左右为难,黑社会绑架了他的亲人,让他施放一个黑帮小头目,政府又让他暗中处决小头目,否则就把他以种族歧视的罪名起诉到法庭上,然后第二天这位局长就在自己办公室饮弹自尽了,当警员发现他的尸体的时候,办公室之中就响着《分流》这首曲子。后来这首曲子在美国流行了一阵子,有一种黑色讽刺的味道吧。”

  张漠忽然坐起身来,眉头皱的跟加紧了,这首曲子竟然还有寓意?张在寅能进到纪委高层,也一定是个文化人,听的曲子应该也是有精神寄托的,张漠,他双手按住林听水的肩膀,然后把手机拿到林听水身边,让她仔细听那首《分流》。

  林听水把耳朵凑上去,听了一小段,就开口说道:“好奇怪呀。”

  张漠忙问:“有什么奇怪的?”

  林听水说道:“听这个音质,应该是老式唱片吧?”

  张漠点点头说道:“是的,你怎么听出来这是唱片的?唱片…跟数字音乐有什么不同吗?”

  林听水说道:“唱片是模拟信号音乐,平常我们听的mp3是保真的数字音乐,因为模拟信号会随着唱片的磨损程度越来越高而逐渐失真,所以音调要比原声稍微低一点点,一般人虽然听不出来,但是唱片音乐在我们这些搞音乐、而且音感敏锐的人面前是很容易区分的,但是…好奇怪呀,这虽然是唱片的音质,但是却不是唱片播放而出的。”

  张漠用近乎颤抖的声音问道:“这明明是唱片的音质,为什么却不是唱片播放而出的?”

  林听水说道:“……(这一句话先隐藏下来,后面在跟大家揭晓。)”

  张漠愣住了,然后他狂喜的捧起来林听水的脸颊,在她脸上吻了好几下,吻过之后,又对着莫名其妙的林听水说道:“林听水,我的宝贝,你真是个天才!”

  林听水虽然不明所以,但是她知道自己好像帮到了张漠,便高兴的说道:“呀,我帮到你了?”

  张漠激动的拍着床单,说道:“岂止是帮到了…你帮了我大忙了呀!”

  林听水把头塞进张漠怀中,说道:“那这样我就不是花瓶啦。”

  张漠搂着林听水,这几天的心结终于全部解开,他又吻了林听水额头一下,心中暗暗想道:“张在寅!我终于识破你的诡计了,原来在常人眼里完美的不在场证明,音乐人却瞬间就发现了这其中不正常的地方,果然,每个人在不擅长的领域面前,是要犯常识性错误的呀!”

  张漠现是给三位厅长打了电话,让他们加快进度,然后又给刘蕊打了电话,告诉她事情有了突破性进展,已经可以准备上诉书了,刘蕊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很是兴奋,连忙说明天就去准备。

  林听水靠在张漠怀中,轻轻哼起了《分流》的调调,张漠把手伸进她的浴巾之中,林听水看到张漠的阴茎又一次勃起,便凑到他耳边说道:“我给你口吧老公。”

  张漠心情大好,说道:“不用老想着服务我,你今天是大功臣,今天要让我的宝贝爽个够。”

  说罢,张漠拿起吹风机,帮着林听水吹起她的头发来。

  与此同时,南京某洗浴中心的休息大厅里面。首发

  “哎呀,我就说嘛,晋哥你肯定深懂此道,这种水烟就是要慢慢吸,那些一下子吸一大口的,肯定没两下就给灌晕了,还怎么享受?”

  说话的这个年轻人是李建业,在他旁边也躺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大龄青年叫于晋,这家伙一边跟李建业聊天打屁,一边享受着李建业给他买的水烟壶,两位技师小姐正在给两个人做足疗。

  “建业老弟,还是你会享受,我这几年来,还第一次如此享受生活,这日子真是白瞎了呀!”于晋眯着眼又吸了一口水烟袋,然后翻过身来让技师给他按摩背部。

  李建业在前几天“碰巧”在一家饭店吃饭的时候跟于晋搭上话,在李建业的刻意接近之下,两人很快就成了好朋友,李建业最初几天很老实,就请客吃吃饭喝喝酒,交一下朋友,于晋请客他也不拦着,两人你请一次我请一次很快就无话不谈,相处了几天之后,李建业不仅送了于晋一个价值不菲的水烟袋,还请他来洗浴中心做大保健,现在两人刚刚在三楼干完,正在二楼大厅一边吸烟一边聊天。

  李建业为何要来接近于晋呢?于晋在一年前是纪委大楼上的清洁工,张在寅为人和善,上下班的时候都会很给面子的跟于晋打招呼,张在寅被告上法庭的时候,也没有让他出面做证人,但是于晋一时冲动就主动帮着张在寅做了假证,其实他知道当时张在寅并不在办公室,但是他同样也知道张在寅是个什么样的官员,所以一年来也没后悔过自己为他做假证,但是今天,他却败给了自己的欲望。

  李建业今晚彻底让于晋这个整天忙于干工的小市民享受了一把,于晋迷恋上了这种纸醉迷金的生活,李建业一提出让他翻证的时候,他着实吃了一惊,但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于晋看了看手中的水烟袋,想了想那个漂亮的十二号技师,一瞬间就把所有的正义感抛到了脑后。

  “那个张在寅,当时确实不在办公室,我当时就是脑子一热就给他做了假证,如果真有人起诉他,而且是人名关天的大事,那我肯定没二话。”于晋信誓旦旦的说道。

  李建业眼中闪过光芒,他微笑着拍了拍于晋的肩膀,低声说道:“晋哥,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啦,以后常找我来玩!”

  同样的事情正在南京各个地方发生,张在寅当年的那些证人全都被攻陷了,张漠当晚接到了一个又一个电话,几乎每个都是好消息,直到接到李忠民的电话的时候,才发生了一点意料之外的情况。

  时间回到一个小时之前,吴雨声下班回到他略显寒酸的家中,发现妻子已经睡了,年幼的儿子已经睡熟,妻子本来已经打算做全职主妇,但是这两年随着经济改革的深入,物价的上升,吴雨声的工资在还了房贷之后已经很难补贴家用,妻子只好再次上班挣钱,现在回到家照顾完孩子总会倒头就睡。

  吴雨声把本已经脱下来的鞋子穿回到脚上,然后关上家门退了出去。

  吴雨声现在总感觉自己需要酒才能入睡,他居住的楼下小区外面刚好有一家大排档还在开门营业,吴雨声走进去,然后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看了下价目表,要了两瓶最便宜的啤酒,又点了一些便宜的小菜,皱着眉头吃喝了起来。

  这个时间点不晚也不早,晚饭时间早就过了,加班的还没有下班,夜班的也没来,店门里面很是清净,就吴雨声一个人坐在里面,突然之间,吴雨声面前的餐具一暗,有个人坐在了他的对面,吴雨声抬起头来,顿时惊的筷子都掉在了桌子上。

  “李…李厅长!?”

  坐在对面的正是李忠民,他也不跟吴雨声客气,拿了个杯子,往里面倒了一杯啤酒,然后轻轻碰了一下吴雨声的酒杯,吴雨声吓了一大跳,却也不敢不喝,李忠民一昂脖子把酒喝了,吴雨声也只能一口干了。

  李忠民喝完酒,说道:“小吴啊,怎么到这种地方来吃饭,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凯宾斯基最近菜单上新添上了银鳕鱼为主材料的菜品,咱们去尝尝。”

  吴雨声连连摆手,惊慌的说道:“那可不行那可不行,我孩子还在家里面,孩子小,经常半夜醒来,吃完我还要回去照顾孩子。”

  李忠民说不是你老婆在家吗?又邀请了几次,吴雨声执意不肯,李忠民看自己劝不动他,便说道:“小吴,你我也算是打过几次交到,也经常看见你来政府大楼这边来给张在寅跑腿,今天我到这里来,你要告诉你一件事情,过几天张在寅就要被告上法庭了,你知道吗?”

  吴雨声惊得下巴都要砸在桌子上了,他面色呆滞的看着李忠民的脸颊,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李忠民很满意吴雨声吃惊的表情:“啊,看来你不知道。明天陈震中的家人会到法院正式起诉张在寅,一年前的陈震中自杀案,你应该记忆犹新吧?”

  吴雨声拿起纸巾擦了一把汗,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李厅长,我听不懂你说的什么。”

  李忠民拿起一张纸巾轻轻擦了擦自己的嘴,故意漏出了自己手腕上的名牌金表,继续说道:“小吴啊。张在寅这个人有多神经质,你比我更清楚一些,很多人都不想调到他手底下工作,当年你主动要求去当张在寅的秘书,一干就是四年,这四年你连房贷都没还清吧?”

  吴雨声沉默不语。

  “我知道你在坚持什么,小吴,张在寅这个人,在纪委一直人缘不好,只有他的一些老领导护着他,因为他效绩好,谁不愿意有一个能做实事的手下?但是你要分清楚,老领导们是喜欢张在寅,还是喜欢张在寅的手下,等张在寅和他的那帮老领导们退休了,谁还管你?我想他也应该跟你提过,等他干不动了,就帮你一把,把你调到政府那边去,但是你想想,政府那边有谁会愿意跟一个曾经在这边兴风作浪,抓人问责的纪委副书记的秘书交好?他得罪了这么多人,就算他这次不会失势,你的未来会好过吗?!”

  吴雨声不想听,他两腿抖得厉害,李忠民来到他身边到底要说什么,他已经很清楚了。

  李忠民轻轻拍打着桌子,慢慢说道:“小吴,你是个有理想的人,我很看好你,但是理想这东西,有时候就是会被聪明人利用,张在寅也有理想,但是他比你聪明,也比你狡猾,等他功成身退,留得一世芳名的时候,就是你末日到来的时候,你好好想一想,他得到了什么,你又得到了什么?你曾经是他最亲近的人,却也是第一个被他卖掉的人。小吴,文化厅跟纪委不一样,这边都是跟那些娱乐公司、电视台、出版商打交道,文化厅里面我说一不二,你一句话,我就把你调到我身边来,到时候啊…”

  李忠民看了眼桌子上简陋的酒菜,笑着叹了口气:“怎么会让你在深夜到这种地方,吃这种东西?孩子长大了,总要上机关小学的吧?你老婆也得买点名牌化妆品吧?”

  显然,李忠民的暗示已经非常明显,李忠民就是要吴雨声在以后得庭审上,推翻自己曾经的证词,从而使张在寅处于极度被动的局面,吴雨声如果翻证,虽然他会被追究一些做假证的法律责任,但是之后李忠民就会给吴雨声一个大好前途,还暗示他能够通过职位的便利牟取一些私利。

  吴雨声自然听的很明白,此时,这几年间跟张在寅相处的一幕幕在他心头如幻灯片一般闪过,他从未后悔过在张在寅手底下做事,张在寅对他也是很好的,那一句“我当你是自己人”,更是让吴雨声心中温暖至极,如今张在寅面临危机,自己却出出卖他求得利益,那岂不是狼心狗肺,猪狗不如?吴雨声坚定的深吸一口气,好像是在给自己打气一般,他抓起面前的啤酒,对李忠民说道:“李厅长,您可能从没来过这样的大排档,这种地方虽然简陋狭小,四处漏风,但是相比较于富丽堂皇的星级酒店,在这里吃饭心中却更加自由,对于我来说,心中自由,吃什么也都是幸福的。”

  说罢,他给李忠民倒上酒,又给自己倒上,笑着说道:“李厅长,我敬您一杯。”

  李忠民脸色阴郁,重重的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起身离去,在李忠民的官威压迫之下,吴雨声拿着杯子的手扔有些颤抖,他慢慢放下杯子,吐出一口浊气,虽然这种生活可能还要持续很久,但是吴雨声却觉得自己真的在好好活着,灵魂也始终是属于自己的。

  这时,外面突然开始下起了小雨,吴雨声看向店外,心中为张在寅担心起来,他再回头看向家的方向,发现家里面灯亮了起来,他知道是年幼的儿子可能醒了,老婆正在照顾儿子,吴雨声飞快的把面前的宵夜吃完,然后付钱离开了大排档。

  雨夜之中,张在寅也无心睡眠,他隔着窗户看着外面下着雨的夜空,NJ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光照亮了他的双鬓,张在寅的头发之中已经出现了大量的白发,连他唇上的两撇标志性的小胡子都有了些许斑白,张在寅突然有一种心悸的感觉,这时,电话响了起来,张在寅掏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喂!张厅长,我是吴雨声啊,李忠民李厅长来找过我,他说过几天陈震中的家属会起诉你,让我出庭翻证,我没答应他!”

  张在寅皱了皱眉头,心想李祥民怎么和陈震中的那个遗孀凑到一块去了?说道:“又要告我?那就让他们告去吧,法庭会很快维持原判的。”

  两人又说了一阵子,张在寅便挂掉了电话,他心中一动,拨打了另一个当年为他作证的证人的电话,没有打通。

  “原来如此。”张在寅眯起了眼睛,他暗暗想道,“是那个官二代出手了吗?他要利用陈震中的这个自杀案子,从正面进攻。”

  张在寅突然笑了起来,这么多年来,敢于跟他正面对决的人可为数不多。

  雨下了一夜,第二天整个NJ市还笼罩在一片细雨朦胧之中,张在寅开着车来到纪委正常上班,他迈着小短腿快步走到纪委大楼楼下的时候,看到吴雨声提着一个伞在正门口站着,张在寅走到他身边问道:“小吴?你站在这里干什么,进去呀?”

  吴雨声好像从梦中惊醒,看到是张在寅,他赶紧说道:“张厅长早,我…我想起来昨天李厅长找我说的那些话,有点愣神。”

  张在寅笑着拍了拍他的手臂说道:“没事的。让他们跳去吧,这个世界也需要一些小丑,来让他们娱乐一下我们的日常生活。”

  两人慢慢走近纪委大楼。

  与此同时,在一个卧室之中,尹锦洋从床上慢慢坐起来,棉质睡衣的前襟开的有点大,她性感的锁骨暴露在了空气之中,上半个乳球也暴露了出来,皮肤又白又嫩,看起来煞是勾人,尹锦洋伸了个懒腰,然后整理了一下睡衣,前去卫生间洗漱。首发

  在卫生间忙活了一阵子之后,尹锦洋打开窗户感受了一下外面的温度,然后把拿在手里面的丝袜放回到了衣柜里面,天气转冷,她实在是穿不动她一直钟爱的黑丝了。

  在厨房里面打开烤面包机,打开微波炉热上牛奶,回到卧室在脚上套上厚一点的袜子,又穿了秋裤和西裤,尹锦洋盘好头发,穿上女士西装,早饭刚好做好,她简单吃了一点,跨上小包从家里面走了出来。

  尹锦洋常年自己生活,她的自理能力很强,给人的感觉好像一辈子没有男人也可以很快乐的活下去,舞蹈团之中还有一段时间盛传她是个拉拉,因为她在训练舞蹈团的时候,舞蹈团里面的妹子们总感觉她的手会摸的比较深入,不过经过更多时间的相处之后,大家又不这么认为了,因为尹锦洋对谁好像都是一个态度,不冷不热,甚至你都不知道她有没有把你当做朋友。

  叮的一声清响,电梯门打开,尹锦洋踩着高跟鞋昂首挺胸走出电梯,来到楼外,眼前的一幕让她站住了脚步。

  “尹团长,还是这么准时啊。”一个穿着西装的棕发男子靠在一辆宝马车上,笑着对她打招呼。

  “王队,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我的楼下了?”尹锦洋微微分开双腿,掐着腰站在原地,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男人嗓门有点大,他笑着说道:“那当然是来接我们伟大的尹团长去上班,顺便跟你说一说工作上的问题。”

  这个男人叫王哲,是伴舞团一队的分队长,主管伴舞团一队的生活工作问题,算是尹锦洋的一个手下干将,人长得挺帅的,而且个子也高,工作上几乎没有什么失误,在生活上也很照顾女孩儿们,很多伴舞团里面的妹子刚进来的时候对他印象都不错。

  尹锦洋笑了笑,说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王哲脸上笑容不变,只是打开车门请尹锦洋进去,心里却想到:“要不是看你爸是那个人物,你这种骄傲的女人才不是我的菜呢,我喜欢的类型可是那种小鸟依人的,”

  尹锦洋最终还是没有拒绝王哲,自己的下属好心开车来一趟,总不能让人家把车开回去吧?尹锦洋做进车里,说:“你开车送我过去,下班之后就要负责送我回来。”

  王哲立即答应说道:“那是当然,尹团长你放心好了。”

  车开出小区,尹锦洋看了两条微信就不再看手机,她有点好奇的转头问王哲:“你刚才说工作上的事,具体是什么?”尹锦洋这一年多忙活过来忙活过去,精力都耗费在了慕容雪莹的伴舞团上,所以对伴舞团的事情还是很上心的。首发

  王哲说道:“就是那个呀,唉…姜局又给我打电话了…”一边说,一边通过镜子观察尹锦洋的表情。

  尹锦洋果然脸色大变,她用生气的声音说道:“这件事不要跟我再提了。”

  王哲暗自骂了一句固执的臭娘们儿,继续好声好气的劝导道:“哎哟,尹团长啊,我实话告诉你吧,你不想让那些女孩儿们去陪酒,她们私下里都自己去的,她们自己都不在乎,你为什么提她们操这个心啊,说不定她们陪一陪酒,还能被那个大领导看上,麻雀变凤凰…”

  尹锦洋严肃的说道:“她们自己去玩那些社交游戏,我不会管,那是她们的自由,但是,伴舞团一队三十多号人,两个队加起来七十人,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去,你一下子就要求两个队全都去陪酒,那是绝不可能的!”

【未完待续】

字节:20517

全国最大的成人综合社区,每天更新(无毒):www.bb622.com (猫色网,撸色网,色网,大色网,小色网,爱色网,聚色网)

正 在 载 入 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