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 在 载 入 中 ……
斗破苍弩成人系列——全集
斗破苍弩成人系列——全集

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惨遭强奸的熏儿

淡淡的月光下,少女一身淡绿,在青翠柳树的衬托下,更是清雅动人,微风拂过,吹动少女垂腰青丝,小蛮腰之上的一条紫色衣带,牵绕出少女曼妙的身姿。

少女年龄不过十六岁左右,堪称人间绝色,那张稚气未脱的小脸,
更是蕴含着淡淡的妩媚,清纯与妩媚,矛盾的集合,让得她别具诱惑!
特别是那对遮掩在淡绿衣衫之下,略微挺翘,已经开始发育的玲珑的小胸脯,虽然青涩,可却已初具规模,别有一番青涩果子的诱惑。

在少女那不堪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处,一条淡紫衣带,将那曼妙的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柳席贪婪炽热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少女的纤腰,心头暗自想到,若是能将这等小蛮腰搂进怀中,那会是何种享受?若是... ...

柳席想着想着竟然是兴奋得连呼吸都是变得急促起来。炽热的望着不远处那亭亭玉立的青春少女,柳席的手掌因为激动,有着轻微的颤抖,面前的清雅少女与他以前所玩过的女子完全不同,那犹如青莲般脱俗的气质,简直让得爱女如命的柳席恨不得马上将之夺入手中。狠狠的压在身下蹂躏奸淫一番!

柳席慢慢的靠近黛儿,突然一把香粉随着柳席的手掌挥出... ...

黛儿正想得出神,突然随风飘来一阵淡淡的香味,黛儿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闭上眼睛细细品味!

突然白嫩的小手手被一只宽大的手掌紧紧抓住,薰儿一惊,体内斗之气急速流动,想要挣脱,然而切是发现体内的斗气竟然是消失得一干二净!柳席轻轻的哼了一声,双手扼住黛儿粉嫩修长的玉颈,让得她乖乖的停下了挣扎。柳席制住了黛儿,两手一夹,闪身朝着黛儿的闺房掠去!

由于黛儿的身份特殊,萧家把她的住房安置得很幽静,平时一般也没人会来打扰黛儿。柳席进入黛儿的闺房,反手把门拴上,并在房间里设置了简单隔音结界。

黛儿的房间布置得相当的漂亮,红色的地毯,紫色的墙壁!雪白的纱帐!尤其雪白的大床相当柔软!

柳席把黛儿放在床上。

黛儿颤声道:“你……你要干什么?”

柳席伸手捏着她的雅嫩的小脸,淫笑道:“嘿嘿,干什么?玩你啊!”

黛儿吓得魂飞魄散,失声道:“不……不……不要……”


柳席伏身下去,按住黛儿的香肩,迫不及待地吻向少女那红嫩鲜艳的樱唇。黛儿慌忙躲闪,却被他就势吻在优美白嫩的细滑玉颈上。

“唔……唔……你……放、放开我,你……无耻!”

“放开你?本公子第一眼看见你就发誓,今生一定要把你弄到手,黛儿,认了吧!今天我就让你这个绝色小美人儿试试我的手段,尝尝被男人糟蹋的滋味!哈哈哈哈!”

柳席闻着黛儿美丽清纯的少女那独有的幽雅体香,看着她清秀脱俗雅气未脱切又蕴含着淡淡的妩媚面容,长腿,翘臀,略微发育的小胸脯,现在的薰儿,如此的妙龄少女,激起了柳席高亢的兽欲。柳席不顾抵抗,双手侵向黛儿玲珑浮凸的小胸脯,沿着那诱人的曲线放肆的游走起来。

突然,柳席的一双大手顺着黛儿的粉颈伸进了衣内,在黛儿那幽香暗溢的淡绿衣衫内肆意揉搓起来,触手处那一寸寸娇嫩细滑的玉肌雪肤如丝绸般滑腻娇软。隔着轻薄的抹胸,他淫亵地袭上黛儿那一双娇挺柔嫩的乳峰,肆意抚弄着、揉搓着……

黛儿又羞又怕,双眸紧闭,娇软的玉体拼死反抗……但是此时的她又怎是这个淫魔的对手。由于玉体内斗气被制,黛儿在柳席淫邪的抚摸揉搓下,羞得小脸通红,被柳席那双肆意蹂躏的淫爪玩弄得一阵阵酥软。

柳席色色的看着黛儿娇柔的身体:乌黑柔顺的长发披在身后,苗条修长的身段鲜嫩而柔软,冰清玉洁的肌肤温润光滑莹泽。只见少女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含羞带怕,犹如带露桃花、愈发娇艳。那玲珑的小胸脯,风光绮丽!

柳席的淫手按在少女高耸玲珑的小乳峰上,轻薄地抚弄起来,肆意享用那一分诱人的绵软。突然,魔爪探出,抓向少女胸前淡绿的衣衫。黛儿拼命反抗,可是男人疯狂起来的力量,又岂是黛儿这柔弱少女所能抗拒的。只听“咝、咝、咝”几声,黛儿身上的淡绿衣裙连同亵裤被柳席一同粗暴地撕剥下来,仅剩下一件雪白柔薄的抹胸还在勉强遮蔽着少女粉嫩的胴体。护法神一声狞笑,双臂制住黛儿的身体,魔爪绕到背后去解抹胸的花扣。一声轻响,花扣脱开,少女身上最后一丝遮蔽终于也被除了下来,只见一具粉雕玉琢、晶莹玉润的处女胴体彻底裸裎在眼前。挣脱了亵衣束缚的两个玲珑的双乳更加坚挺地向前摆动着,如同汉白玉雕成的巧夺天工的艺术品,在昏暗的灯光下映射下,散发着蒙胧的玉色光泽。冰肌玉骨娇滑柔嫩,玲珑挺拔的雪白乳胸上衬托着两点夺目的嫣红,盈盈仅堪一握、纤滑娇软的如织细腰,平滑雪白的柔美小腹,优美修长的雪滑玉腿,真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诱人。尤其是那一对柔嫩的少女乳峰俏然耸立,娇小玲珑、美丽可爱的乳尖嫣红玉润、艳光四射,与周围那一圈粉红诱人、娇媚至极的淡淡乳晕配在一起,犹如一双含苞欲放、娇羞初绽的稚嫩花蕾,楚楚含羞。黛儿冰清玉洁的胴体完全无遮无掩的呈露出来,无助而凄艳,宛如一朵惨遭寒风摧残的雪莲,任人采撷。被男人粗鲁而残忍地剥光了娇体,黛儿终于绝望。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才16岁,还是个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啊……求求你……” 颤抖着樱唇屈辱地乞求着,绝望中更显楚楚动人。看着黛儿一双杏目里闪烁的泪光,眼神里满是哀求,愈发激起柳席的高涨欲焰。

“放过你?哈哈哈哈,我要得就是你的处子之身!就让我给你破身吧!黛儿,女人生下来就注定要被男人糟蹋的,现在落在我的手里,你就认命吧。”不顾少女的苦苦哀求,护法神一声狞笑,探手擒住黛儿嫣红玉润的娇嫩乳尖,贪婪地揉捏玩弄起……


 “不要啊,你放手……”随着乳峰上那娇嫩敏感的乳尖落入魔爪,黛儿娇躯一颤,全身酥软下来,两滴泪水顺着清纯的脸颊滑落。

柳席三下两下除掉自己的衣衫,右手搓着黛儿那雪白幼嫩高高翘起的少女美臀,左手尽情搓揉黛儿白嫩的乳房,揉弄着她鲜嫩可口,颤抖的粉红乳头。他的下体紧贴着黛儿的股间不停的磨蹭,特别狰狞恐怖的超大伞状龟头从后面激烈磨擦黛儿颤抖的嫩唇,弄得黛儿的娇躯不停的打颤。同时,探口捕捉着黛儿可口的樱唇。

“啊……”,柔嫩鲜红的樱唇间禁不住发出一声绝望而羞涩地呻吟,少女纯洁的双唇四处躲避。几经无力的挣扎,鲜嫩的红唇终于被逮到。黛儿的娇靥越来越红润,不但双唇被侵犯,连敏感的胸部也一刻不停地被搓揉玩弄。

柳席强硬地将嘴唇贴上少女鲜嫩的红唇,激烈而贪婪地的吸允着。黛儿的抵抗渐渐减弱,不知不觉中已被压迫成完全顺从的状态。绝色少女无助地颤抖着,矜持的身体深处在羞耻中渐渐崩溃。黛儿紧闭双眸,美丽的睫毛微微颤抖,在护法神的逼迫下一点点张开樱唇,露出小巧的香舌。任由他贪婪地吸吮着自己柔软的舌尖,黛儿颤抖着吞下柳席移送过来的唾液。柳席用自己的舌尖,肆意攻击着少女的香舌,黛儿不自觉呻吟出来,好像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到舌头上似的。黛儿的香舌被强烈吸引、交缠着,渐渐变成深吻。柳席强奸着这黛儿娇艳的樱唇,品味着眼前这美貌少女被强迫索吻的娇羞挣拒,连甘甜的唾液都尽情吸取。

黛儿纤美修长、柔若无骨的美丽玉体在柳席的身下无助地扭动、挣扎着,重压下越来越酸软无力。内心虽然在绝望地呼喊,赤裸的玉体依然不甘心地抵抗,但黛儿的反抗越来越软弱,越来越没有信心。

柳席早已被黛儿的诱人秀色刺激得两眼发红,他将黛儿强按在柔软的床上,不容反抗。一只手捏住少女的双腕,压在她的头顶上,另一只手从绝色丽人那柔软挺立的乳峰上滑落下来,顺着细腻娇嫩的柔滑雪肌往下身抚去,越过平滑娇嫩的柔软小腹,手指就在仙子那纤软柔美的桃花源边缘淫邪地抚弄起来……少女的细腰不知不觉的向上挺起,想逃避,却更加迎合了猥亵的玩弄。

柳席双手慢慢向桃花源侵入。在黛儿那稀疏未成熟的阴毛遮盖下,两片粉红的阴唇珍珠般紧贴在一起,中间那细缝几近不见。柳席双手用力擘开两团阴唇,伸出手指在黛儿阴道内撩弄,弄得阴壁也渐渐也湿润起来。

柳席得意的挖苦道∶“黛儿,小淫妇,还表里不一,还说什麽不要?下面都湿了,哈哈哈哈!”

黛儿苦不能言,只能努力把双腿夹实,阻挡柳席的攻入。

柳席还想进一步深入阴道内探索,不过却被物件阻挡着,那就是黛儿的处女膜了。柳席更为兴奋,一时松懈,胯下那庞然巨物控制不了,一下子暴涨了起来!

柳席双手紧捉着黛儿的屁股,把那鼓涨的龟头,对准着阴穴,超大伞状龟头抵着已经湿淋淋的幼嫩花苞开始用力,准预备雷霆一击,享受破处的快感。

“啊…啊…好痛……不要啊……求求你…千万不要……呜呜………求求你…不要……”黛儿恐惧地哀叫,全身颤抖挣扎,不停哭着求饶。 她的哀叫楚楚可怜,声音柔媚销魂,是男人听了都会更想狠狠蹂躏的声音。

“求求你……不要……呜呜……痛…饶了我……”黛儿全身颤抖,楚楚可怜地呻吟!

“萧炎哥哥救…救我…啊…啊…好痛……会死啊……”

柳席噗滋一声从背后直插而入,柔软鲜嫩的处女肉壁紧紧的夹着并缠绕他的巨屌。

“啊……好痛……啊……啊……求你…停下来……会死…啊……不要啊……呜呜…啊…啊…会死啊…呜呜…放过我…呜呜…啊…啊…”

黛儿惨叫哀嚎,纤细雪白的背像触电般激烈弓起,被柳席的超大鸡巴开苞撕裂的剧痛令她几乎死掉……

黛儿的阴道,是柳席这辈子所遇见最为狭窄的一个,加上黛儿初经人道,惊惶过度,阴壁收缩,夹得柳席过瘾非凡,带来更大的压迫感。每一次抽插,阴道肉壁紧紧咬着阴茎,只乐得柳席眉开眼笑,口中发出如野兽般的嚎叫,不断地“噢┅黛儿┅噢┅宝贝┅插死你┅┅噢┅┅插死你┅┅”的狂笑,狠狠地把阴茎撞到花芯中,让两人的下胯每次也碰撞磨擦,而阳具抽出阴道时,亦每一次都出“拔滋┅┅拔滋┅┅”的声响。

黛儿想要减轻痛楚,拼命的扭动腰肢,头也不停的摆动,使得齐腰的秀发也是不停的飘动,却是更加激起男人征服的欲望。

柳席猛烈的插弄了数百下後,黛儿的屁股早被柳席抓得留下两团掌印。阴道更是鲜血直流,加上花芯被冲破,黛儿亦渐渐不支,双颊充红,目光散涣,几近昏迷,就像迷失理性一般,又叫又喊,只晓得不住扭动,但口中仍不停喃喃叫道∶“不┅不┅要啊┅┅不要┅┅再插┅求你┅插┅啊┅”

柳席这时再也忍不住,龟头开始乱跳起来。黛儿亦是知道这是泄精的前兆,慌忙拗动腰枝向後,希望能摆脱柳席,口中更厉声疾叫∶“求求你,不要射进里面,求你啊,不要┅┅呀┅┅”

黛儿话还没说完,柳席已大叫一声∶“噢!”狠狠地把龟头已一下子插到阴道的深处,喷出一大蓬浓浊的白液。柳席对黛儿特别怜爱,更是加大劲力,把精子喷得更远更深,直要把整个子宫填得江河满载,誓要令黛儿怀有自己的骨肉。即使精液已倒灌得从阴道口中挤压了出来,柳席的阴茎还像不停般一下一下的把精液源源不绝地喷出,全不理会黛儿的呼叫。

黛儿的子宫亦随着精液的喷出,相应地张开吸纳,将柳席所有精液毫不遗留的接收,阴壁亦收缩蠕动,将挤出外精液亦尽量吸运回来,直至柳席阴茎收缩变软,子宫收缩,阴壁才停止了蠕动。可怜刚满16岁的黛儿,无论怎样极力挣扎,还是逃不出被奸淫怀孕的厄运。

经过了一轮的蹂躏後,黛儿早已身心受创。双乳、屁股早给柳席抓得变型红肿,浓浊的精液亦不断从溃烂的阴户中流淌出来。柳席一放下手,黛儿再也支持不住,整个人马上就痛昏了过去,烂泥般倒在了床上。

然而,恶梦还没有就此过去。对于如此绝色的极品,如此清秀脱俗的黛儿,柳席岂能如此就放过她... ...


柳席把黛儿抱下床,让她爬在床边上,站在黛儿身后,用脚将黛儿修长的粉腿分开。黛儿还没有弄清是什么一回事,下体的菊花穴突然传来一阵锥心的剧痛,较刚才破处时的痛楚还大上十倍。剧烈的疼痛令黛儿从昏迷中痛醒过来,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不要,┅┅不要啊,┅┅裂┅┅裂了┅┅啊┅┅”


未经人事的菊穴较阴道更为狭窄紧迫,而且缺乏淫水的滋润,柳席把火辣的铁棒硬生生的插入菊穴时,龟头也因为过於乾涩而感到微痛,然而,对于幼嫩的菊穴嫩肌,那更加无疑是一种酷刑。每一次龟头在屁股间抽插时,早被磨擦得皮破肉损,鲜血源源不断的流淌出来。黛儿被插得双手狂抓狂扯,原本整齐的被褥早被黛儿扯得一片狼藉!柳席移前退後的把黛儿插得狠狠撞在床上,那一下比一下更猛的插入,较平时的力道更强大十倍。使得黛儿阴户撞向床沿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黛儿啜泣呻吟,雪白无瑕的修长美腿不停颤抖。


“不要啊……呜……好痛……啊…啊…会死…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呜呜…啊…啊…会死啊…求…求求你不要…啊…啊…啊…啊…”

黛儿白嫩的翘臀盈盈一握的小柳腰,被柳席插得不由自主的摇摆起来!

“黛儿妹妹,你的屁股和腰都很会摇嘛……原来你这么欠干,夹的这么紧……被我干,爽不爽啊……干死你…干死你…”。


“嗯……唔……唔…啊……嗯……嗯…唔……”


“平常一副欠干的圣女模样……干起来还不是一直叫……假清纯…被干得很爽吧……欠人干……干死你…干死你……”


柳席加快速度,猛烈插了数十下之后,喉头出一连串野兽的嚎叫,“插死你,插死你┅┅”敏感的阳具再次喷出如胶似漆的精液,柳席在屁道内射了一半,便把黛儿放在在地毯上,拿着阴茎,揪住黛儿长长的秀发,把活蹦乱跳的大家伙。插入黛儿的樱桃小嘴,这时黛儿已麻木到不省人事,直到柳席的大鸡巴插到喉咙深处,喷出浓浓的精液!才呛得喘不过气拼命挣扎起来!然而口刚想呼叫,一大口又浓又臭的精液被吞了下去... ...


斗破苍穹成人系列—寂寞的美杜莎女王

夕阳的余晖洒落而下。照射在气势磅礴的萧家大院内。一道曼妙的曲线娇躯。缓缓的出现在楼台上。突兀出现的美丽女人。身着一件雍容的紫色锦袍。锦袍之下的娇躯。丰满玲珑。犹如那成熟的蜜桃一般。渗透出淡淡的妩媚。一头三千青丝。随意的从香肩披散而下。垂直那纤细的柳腰之间。而在那锦袍之下。露出了轻薄纱衣紧束着一双高耸入云的乳峰。深陷的乳沟,紧束的纤腰,高起的隆臀,白里透红的雪白肌肤,微微轻颤的玉体,教人想入非非。一股野性的妖娆诱惑。让的人莫名其妙的浑身有些滚烫。

萧厉的目光扫过那近乎完美的娇躯。最后停留在那张美丽的绝世容颜之上。顿时心尖狠狠的颤了一颤。喉咙滚动,轻轻的咽了一口唾味。萧厉有些失神,有些妒忌与不甘。为什么如此佳人。竟会是自己的弟妹?为什么萧炎所拥有的都比自己好,修炼天赋,容貌,甚至女人。为什么?

“二哥,有事吗?”美杜莎女王回头,望着萧厉,红唇的嘴唇挑起一抹纤细的弧度,霎时间,精致的容颜顿时妖气盎然,一颦一笑间,让得萧厉瞬间的失神!但瞬间就恢复了常态!

“呃!没事!”萧厉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得随便应了一声。

“最近有他的消息吗?”美杜莎平淡的声音,但眉宇间切有着淡淡的失落!

“唉!三弟一转眼都离开加玛帝国三年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箫厉知道,不管美杜莎在外人眼中多么的强势,但毕竟还只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有了归属的女人,当这归属离开几年,其心中,总归是有着一些怨念。

“是啊,萧潇(萧炎的女儿)都3岁了!可是他的事还没解决,我不怪他!”

“唉,这些年辛苦你了!”
... ...

天已经渐渐黑暗下来,美杜莎把萧潇哄了睡着交给萧潇的乳娘!回到自己的房里,想着这些年来所做的一切?不由得两滴清泪滴了下来!难道他已经忘了她吗?难道他一点都不想她吗?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回来看她一下?... ...

想太多,想不明白!美杜莎想借酒的来麻醉自己!于是第一次喝了酒!
而且是不停的喝,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迷糊中,突然敲门声响起,美杜莎心道:难道是他回来了吗? 美杜莎打开房门,一看是萧厉,心里一阵失望。平静道:“二哥,有事吗?”

萧厉看着本来就是完美的脸颊因喝酒变得潮红,不由得一时呆了!

“二哥要是没事的话,早点回去休息吧!”说着就要把门关上。

“有三弟的消息。”萧厉这才回过神来。

“什么消息?”美杜莎急忙问道。

“进屋里在说吧!”萧厉说着走进门。

“是他要回来了吗?”美杜莎急切道。

“不是,听中州传来消息,三弟去了古界!”

美杜莎身子一颤,却又平静地道:“为了黛儿吗?他始终爱的还是只有黛儿,尽管我为他生下了萧潇。也罢,其实我早知道他会这样!”

萧厉看着美杜莎脸上复杂的表情,知道此话也是她勉强说出,他立即道:“其实我知道你心里很委屈,想当初的美杜莎... ...”

“不要再说了。”说着美杜莎拿起酒杯,接连饮了好几杯酒!

“无论怎样,我都会等他回来!”盯着窗外远方山川半晌后,美杜莎女王终于是缓缓开口,声音酥麻而慵懒,也带着一丝的酸涩,噙着让男人骨头发麻的诱惑。

萧厉没有开口。

“你说我跟黛儿谁更漂亮?”美杜莎已有几分醉意,盯着萧厉问道。

萧厉被她这么一瞧心跳加速。细看美杜莎时,美杜莎脸上已见红晕,光滑的肌肤也变得红,一双媚眼更是醉眼迷离。然而自己的身体,忽然的变得燥热了起来,而且这股火气,还有逐渐蔓延的趋势。

... ...

就在萧厉运用斗气压制体内不断升腾的欲火时,美杜莎竟然醉地昏迷在了桌上。

此刻的美杜莎,娇嫩欲滴,红唇微张,杏眼迷离,一抹红晕挂上俏脸,水嫩的肌肤白里透红,萧厉想要扶美杜莎起来,手碰到美杜莎嫩白的小手,乍感肌肤光滑可人。不由得刚压住的欲火再度喷发了出来!
  
萧厉吞了吞口水,拦腰将美杜莎抱起向床边走去。

萧厉将美杜莎放倒在床上,看着她丰满的身材,美杜莎媚眼微张,诱人的脸上满是红晕,细唇紧闭,好似忧愁的样子。释放着让人口干舌燥的诱惑。竟然是让得萧厉忘了离开,萧厉越看越是血气沸腾,欲火正在驱逐着他的理智。瞬间无数念头涌上萧厉的心头,当想到自己垂涎已久的美人儿就在面前而不能碰时,他又想到了萧炎,为什么自己总是给萧炎的做陪衬,顿时一股嫉妒的火焰也是爆发了出来!

在欲火和怒火的双重夹击之下,萧厉终于是丧失了理智!

萧厉俯身坐到美杜莎的旁边,颤抖的双手缓缓解开紫色锦袍的扣子,露出微微透明的白色胸衣,粉嫩的大腿白里透红,丰满的乳房若隐若现,隐约可以看到两粒殷红色的乳头贴着内衣向他招展。

  萧厉猛吸了口气,大手覆上了饱满而又柔嫩的乳房,隔着胸衣肆意的揉捏,此时的美杜莎无力反抗,只有不断扭动着柔软光滑的娇躯,萧厉压在美杜莎身子上,两只大手肆意捏弄着美杜莎柔嫩的乳房,舌头贪婪的滑向美杜莎光滑的粉颈,弄得美杜莎小嘴微张,不断的娇喘,两颗玲珑的奶子在双手用力的揉捏下,被挤弄出各种形状。
  
萧厉把她薄薄的内衣一扯,旋即一具宛如是上天杰作的完美玉体,便是这般赤裸裸的暴露在了萧厉的眼前。

美丽的容颜。不经意间透着一抹宛如妖精一般的妖艳。修长白皙的脖颈。露出一截优雅的弧度。目光缓缓移下。一对丰满的挺翘娇乳。圆润而娇嫩。或许是因为被萧厉刚才弄得燥热的缘故。一滴晶莹的水珠从脖颈处浮现。然后一路滚落而下。巧巧的划过一只丰满圆润的娇乳。最后划起一道略微有些淫秽的弧线。滴落而下。

纤细的柳腰。似是不足盈盈一握。然而略显清瘦之间。却是透着一股柔韧的感觉。平坦而娇嫩的小腹。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一眼望去。很是有种让得人忍不住伸出手来微微游动的冲动。

萧厉不待考虑,用双手贪婪的握住美杜莎的蜜乳,娇嫩的乳房在自己手下不断变换各种姿态,美杜莎在低沉的呻吟下,身子也随着萧厉的双手想要用力而又无力的扭动着。

鲜红蓓蕾,在萧厉的双手下,逐渐变得越来越挺,萧厉俯下头含住两颗蓓蕾用力吸吮着,舌头在双手的配合下,用力的添弄着柔弱娇嫩的乳头,「啊……」一声呻吟从红润的樱唇边喘出,诱人的身子在强烈的吮吸和添弄下不停扭动,想要摆脱侵袭,却是更添几分性感。

舌头离开了娇嫩的乳房,吻向了美杜莎诱人的小嘴,感到异物湿润的接触,美杜莎小口紧闭,然而仍是挡住萧厉的侵入,萧厉吸住她的香舌轻咬着,双手摸揉着那浑圆饱涨的乳房,摸在手里柔软温润又充满着弹性。

萧厉双手逐渐滑向美杜莎的双腿,美杜莎柳眉紧皱,小嘴里倾出细微的呻吟声,双腿也本能的夹紧想要阻挡侵入的大手,娇躯像触电似地抖颤了起来,这是女性的敏感地带受到爱抚时的本能反应。

萧厉大手慢慢的探索那层层相叠的秘肉,渐渐地,美杜莎的嫩穴也变得湿润起来,而这时,美杜莎也逐渐清醒!

美杜莎睁开眼睛,她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她现在终于清楚的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二哥,你快住手,你在干什么?”美杜莎开始挣扎。

美杜莎的双脚猛蹬,想用双手推开萧厉,不过被萧厉死死的压住了她纤细的柳腰,无法使力,萧厉抓住美杜莎的双手,把挣扎的美杜莎强行使她俯卧,并且压在她身上,萧厉也扭动着身体,把身体在美杜莎细嫩光滑的身体上来回摩擦,使得美杜莎的全身都感受到异样刺激。美杜莎全身很快就发热起来,呼吸几乎成了喘息,美杜莎虽然和萧炎有过一次,但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过,渐渐地,她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逐渐地从体内燃起。
  
美杜莎的脸泛起了红晕,她仍在抵抗,但脸上红晕却在不断扩大。美杜莎的理智被渐渐高涨的性欲取代,甚至连力气正正在一点一滴的失去,逐渐爆发的情欲洪流,美杜莎还在不断的强忍着,她的眼神开始涣散,但是从她紧紧的咬住下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她正努力的搏斗着;可惜萧厉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美杜莎!你看你的腰扭成这样,哇~~~都湿成这样子了,一定很想要吧!”

“你...胡说,我没有...”

就在美杜莎辩解时,萧厉不待思索,挺起大肉棒对准美杜莎柔嫩的小穴就要冲锋陷阵,大龟头用力分开嫩嫩的阴唇,突然来的肿胀让毫无准备的美杜莎微皱起眉头,没有过多少经验的她,胡乱的扭动着纤腰。
  
美杜莎的嫩穴可谓柔软至极,柔嫩的小穴不惊意的磨擦着巨大的龟头,让萧厉难忍难耐,双手扶着细腰抱起俏臀狠狠的将粗大的肉棒插入嫩穴深处。
  
「啊……」一声响亮的娇呼响彻屋内,粗大的肉棒已入穴三分了。多年未经闯入的小穴,很紧,疼痛让得美杜莎玉手无力的抓着床铺,媚眼因为插入的生痛已满是泪水,美丽的脸上满是疼痛的表情,贝齿上下紧咬,此下疼痛丝毫不比当年第一次的弱!

萧厉看着美杜莎楚楚可怜的模样,心中升起几分怜惜,但很快被美杜莎紧嫩蜜穴的包裹所带的舒爽感觉冲的一干二净,然后缓缓抽出肉棒,萧厉兴奋的看着自己黑呼呼的肉棒从美杜莎白嫩的肉体里退出来,鲜红的小穴随着肉棒的退出也向外翻,退到只剩龟头还在里边的时候,又挺起肉棒狠狠的插进嫩穴里去。

萧厉重复着这个动作,每次进入美杜莎都情不自禁的大声尖叫,肿胀的痛处,让她泪流满面,粉手紧紧抓住被褥,被抽送了几十回合后,尖叫渐渐变为低沉的呻吟,嫩穴也因为春水孳孳的流淌变得润滑起来,萧厉索性开始加快速度大力抽送起来,次次抽送都达到蜜穴的最深处。
“啊……恩……啊……”美杜莎的娇喘变的急促起来,时有巨大的龟头碰触到花芯时所引起的诱人呻吟。


萧厉抱起美杜莎雪白的双腿左右架放在双肩上,挺着肉棒不断的插入美杜莎的嫩穴,美杜莎羞涩的承受萧厉大肉棒猛烈的冲刺,不时有大腿撞击雪白圆臀发出的「啪,啪」声,美杜莎胸前那诱人的嫩乳羞涩的在李恂强壮的胸膛前不断跳动着。美杜莎半睁着迷离的双眼,张着小嘴,红着脸无力的扭动着娇躯,慢慢的配合了萧厉大肉棒的抽送。

萧厉已经汗流满身,气喘吁吁,看着昔日美丽动人却冷若冰霜,傲气凌人的美杜莎在自己身下娇喘呻吟,圆润的乳房柔软的磨擦着自己的胸膛,不断的跳跃,翘臀和嫩穴在自己巨大肉棒的抽送下淫秽不堪。萧厉更是猛力的冲刺着美杜莎柔嫩的小穴。

“嗯..嗯......啊....啊...啊,嗯!”

萧厉配合着美杜莎急促的呻吟猛烈冲刺数十下后,龟头忽感一阵酥麻,闷哼一声,将巨大的肉棒使劲顶入嫩穴深处,像要把美杜莎的小穴顶穿一样,颤抖着紧紧抱住美杜莎,猛的喷射出大量的精液,「啊……」一声长长的呻吟,滚烫的精液将粉嫩的小穴灌的一阵痉挛,使得被美杜莎粉嫩的小穴紧紧夹住的肉棒又一次喷射。

萧厉用力的捏住美杜莎玲珑坚挺的乳房,龟头顶在嫩穴最深处舒爽的喷射着男人的精液。美杜莎亦是忍不住大声娇呼,雪白修长的粉腿紧紧盘住萧厉的腰,雪臀嫩穴一阵收缩,亦是达到了高潮... ...



全国最大的成人综合社区,每天更新(无毒):www.sewang99.com (色五月综合,淫色网,色撸撸,99热,撸色网,色网址,色情网,色网站,情色网,色网吧,夜夜撸,黄色网)

正 在 载 入 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