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 在 载 入 中 ……
【催眠魔手】【作者:不详】【待续】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一章:大嫂和樱子

  当一个极为普通的人突然拥有了异於常人的能力时,心中的第一个想法会是什么?

  大部分的人应该都是「尽情地使用」吧。

  我当然也不例外-当然,当时的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能力改变了我未来的命运。

  小时候,父母早逝,家里就只有我和大我七岁的大哥。之后大哥结婚,却在一场车祸之中离开了我们,留下只比我大五岁的年轻大嫂和跟着大嫂一起过来,小我三岁的从妹而已。

  当时我15岁。

  大哥的逝世对我来说是个打击,但是也许是因为很早父母就不在我身边的关系,自小独立性就很高的我并没有因此而丧志。

  不知道是不是大哥已经预知到这情形的发生,他在数年前为了我和他自己保了一笔金额极高的保险,也就是说当我或是大哥其中一人发生意外而过世时,这笔保险金自然成为留下来的人的生活担保,只是我没想到这笔钱竟然高到光领利息就足够一月所需的地步。

  再加上大哥特别嘱咐保险业者不能把这事情流出给报章媒体,所以截至目前为止也没见到相关的报导出现在电视上,再加上我压根不知道此事(大哥出车祸才知道),所以可以说根本没外人知道这件事。

  而我因为未成年的关系,所以这笔钱就暂时交付给大嫂管理,直到我成年为止。

  但是我并不在乎钱要交给谁保管,我只是希望一家子能够平平安安地生活着。

  只是,所谓的「平安」,也可以有多种解释就是。

  我是天野博一,现在是17岁的高三生。

  而大嫂的名字是天野琴(旧性水林),23岁;而从妹的名字则是樱子,14岁。

  ----

  如果当时没去理会那位算命师的话,也许我的命运之线,会和一般人一样平淡无奇吧。

  那是在我放学途中发生的事情。

  「那位少年,能不能请你过来一下呢?」一个听起来不男不女,相当中性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里。

  「我?」我转头一看,只见到一位穿着罩着头的黑斗蓬的人站在旁边的路树下,感觉起来似乎是正面对着我。

  一瞬间,一股莫名的寒意直冲上心头。

  「……很抱歉,我并不喜欢算命。」「算命师」是他给我的第一个感觉,而我又相当讨厌预知未来,所以自然而然地回应道。

  「……如果我可以说出一件只有你知道的事的话,你会愿意留下来吗?」他的提议让我稍稍犹豫了一下。

  「……你倒是说说看。」当时我心中直觉地想到,这家伙所提的,不外如是关於我大哥所遗留的保险金的事情。

  但,我猜错了。

  他所说的那件事真的让我十分震惊,足以让我呆上好几分钟无法言语。

  那就是我的眼睛,只要集中精神,就能够看出每个物体的移动轨迹,而且还是「即将移动的路线」。换言之,就是预知物体移动的路线。

  我为什么会有这种能力我不知道,只是当时对我来说,这并非是相当有用的能力,所以我没有对任何人说,就连大哥也不例外。

  「放心吧,既然是属於你的秘密,我也不会到处和人说的,这对我并没有好处。」

  似乎是发觉到我的震惊超过他的想像,他像是安抚我般地说道:「只要帮我做个实验就好了。」

  「实验?」听到这个名词,我倒是有点糊涂了:「你不是算命师吗?」

  「算是,也算不是。」给了个模拟两可的答案,他从斗蓬之中,像是取出啥东西,只是手握拳,看不出是拿什么东西:「能不能请你把右手心打开伸出来?放心,不会害你的。」

  (……我倒要看看你在搞啥把戏。)也许是年轻气盛兼好赌(不过我不赌博就是)

  ,我听他的话把右手心伸出来。

  他看到我手伸出,便将他手中的东西-我并没看到形状,只知道是发着红色光芒的小物体-放在我的手心。

  就像是不存在一般,我并没有感觉有东西放在我的手心上。

  发着红光的物体一放在我的手心,物体就像是沈没一般,瞬间就没入我的手中。

  「这?」

  「那东西可以控制人的心智……」他的声音虽小,我却可以听得清清楚楚:「只要在那边集中精神,你就可以随意地操控对方的思想以及记忆……」

  「?!你这是什~~!?」我正要追问下去,却发觉到人早已消失了。

  「这到底……?」本来以为被摆一道的我,看看自己的手心,却发现到右手心像是里面有个红灯一般,透出皮肤,闪着淡淡的红色光芒。

  控制他人心智?

  这不是催眠术吗?

  直到现在,老实说我还是觉得那家伙是在开我玩笑,但是手心给我的感觉又不像是假的……

  「博一哥哥~」樱子的声音突然从我背后传来。

  我立即转过头去,只见樱子站在我的面前,一副疑惑的脸孔正对着我:「怎么在这里发呆?」

  「这……」我本来想要把刚刚的事情说出来,不过再想一想……还是当成秘密比较好:「没什么,只是想些事情而已。一起回去吧。」

  「嗯。」露出高兴的笑脸,樱子点着头应道。

  --

  回到家里,就闻到一股香味-想必是大嫂在厨房煮饭吧。

  「对了,博一哥哥,我有东西要给你看喔。」樱子跑到往二楼的楼梯口,转过身来向我说道。

  (不会又是奇形怪状的石头吧?)樱子向来就有收集石头的喜好,我也常常被她拖去海边找石头,虽然说是很烦,但是话说回来,这也算是种甜蜜的负荷吧。

  果不其然,一进入她那间已经被石头堆满的房间,她立即从背包里拿出几颗石头给我看:「哥哥你看,很特殊的石头吧?」

  「嗯嗯……确实是很特殊呢……」我假装附和着樱子,假装有兴趣地看着石头。

  看到一半,我忽然想到之前的奇遇。

  就拿樱子来做个小小的实验吧,反正就算被骗了也无伤大雅。

  「对了,我也有个东西要让你看一下喔。」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我将右手心向上,让樱子过来看的同时,也将精神集中在手心上:「看得出来我的手心有什么东西吗?」

  「哪有……咦?」樱子才凑过头看着我的手心,我就已经感到手心开始温热起来的同时,红光一闪!

  「呃!」我下意识地用手遮住双眼。

  「啊……」樱子也发出了细微的惊讶声。

  「……这是……啊?」才张开双眼,我就看到樱子保持着看着我手的姿势(我的手已经用来遮住我的双眼),一直站在那里。

  她的双眼充满着空洞感,一点焦距也没有。

  「你现在……听得到我的话吗?」我试探地问道。

  「是……我听得到……」樱子回答的声音不带着一丝情感和生气,就像是机器人一样的说话语气。

  「知道我是谁吗?」我继续测试着。

  「是……博一哥哥。」

  「我是你的哥哥,所以你要听我的话。」因为曾经看过催眠术相关的书,在刚刚的试探之下,我知道现在的樱子已经进入了催眠状态。

  但本来相当花时间的引导程序竟然只那么一下子就能够完全省略……这个已经和我的手心合而为一的东西(连外型我都看不出来,只能姑且以「东西」称之)显然超出我的知识范畴之外。

  要勉强说的话,就像是类似「催眠导入机」一般的物品-但是类似的物品到现在也不过是理论上的东西……

  看看自己的手心,再抬头看看已经陷入催眠状态的樱子,很自然地,有种属於原始的欲望正逐渐苏醒。

  有了这种力量,不止樱子亦或是现在还在楼下准备晚餐的大嫂,只要有心,全世界都可以成为我一人的。

  但是想归想,当时才17岁的我,一想到「全世界」,被激发起来的不是向前冲的动力,反倒是看到前方一大堆岔路时的无力感。

  有缘再说吧,如果真的有缘能成为世界霸主再说吧。

  很自然地,理性……应该说是懒惰,一下子就把欲望给压得七七八八的。

  再看看樱子,我突然有种恶作剧的念头。

  「来,现在站直你的身体。」我继续引导着樱子:「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你听到我说「禁忌爱恋」,你就会陷入和现在相同的催眠状态之中。」我开始植入一些方便控制的字句后,趁着机会问道:「你喜欢我吗?」

  「……喜欢。」处於催眠之下的樱子,完全没有思考地,回答着我的问题。

  「为什么?」

  「姊姊嫁来这里之后,我真的很高兴有了哥哥可以撒娇。母亲过世之后,姊姊为了工作,常常不在家,我真的……好寂寞。」

  ……和我一样吗?大哥为了工作也常常不在家,唯一陪伴我的除了书就是电脑。

  记得大嫂曾经说过,大嫂的父亲在一次工地意外中过世,大嫂母亲一肩负起了家务和生计,最后因为疲劳过度引发急性肝炎过世,结果这个重担就自然地落在大嫂身上了。

  现在因为大哥过世而获得的钜额保险金,即使大嫂嫁过来的目的是为了这些钱,我也不会觉得会很在乎。毕竟,我们都拥有着类似的背景。反正钱我一个人也用不完,让大嫂帮我这个目前连考驾照的资格都没有的高中生管理家产,除了这是遗嘱的规定之外,也当作是我对大嫂的信任。

  我一向顾虑的很多,事后想起来,这或许也是我在掌有这项「能力」之后,还能保有自我的原因吧。

  想着想着,我不经意地看到樱子房间里摆放整齐的石头。

  「……等你醒来之后,你会对收集石头不再感兴趣,但是也不会把放在房间里的石头拿去丢掉。」虽然这样有点剥夺她的兴趣,不过为了防范未然(简单说就是不想常让她一人偷跑去附近河床捡石头),还是只有对她说声抱歉了。

  「不会……对收集石头……感兴趣……」樱子像机械一般重复我说的话。

  「等下你醒来之后,就算我在你的房间里你也会视若无睹地换衣服,而且只要在家里,你的内裤就不必要穿着。」我继续把恶作剧的内容输入樱子的脑中:「以后只要在家里,你就会完全听我的话。了解吗?」

  「是……不需要……穿内裤……」樱子如梦呓般地回答着。

  「我数到三时,你就会醒过来,而你都会忘掉我在你催眠状态时说过的话,包含我让你看过右手心的事情。但是你会去履行我所说的一切事情。一、二、三。」我一数到三,樱子的双眼就恢复了原本富有生气的眼神。

  「我……怎么了?」

  「我才要问你呢。」假装一副啼笑皆非的样子,我反问着一副疑惑表情的樱子:「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不舒服要说喔。」

  「才不是呢……」樱子想要辩解时,从楼下传来大嫂的声音打断了樱子的思绪:「下来吃饭啰~~,樱子、博一。」

  「喔~~」我回应道。

  「不管了,吃完饭再想好了。我先换一下衣服。」语音刚落,樱子就开始熟练地脱掉身上的制服,然后换上家中穿的便服-一袭连身的粉红色短裙,让樱子看起来有种纯真的感觉。

  只是,从樱子把内裤脱掉之后,她就一直没再穿上新的内裤。只要掀起裙子,就可以看到在裙子底下,那令人垂涎的处女地。

  「一起去吃饭吧,博一哥哥。」带着完全不知情的笑脸,樱子揽着我的手说道。

  -

  吃完晚餐之后,大嫂在厨房洗碗,而我和樱子则是在客厅看电视。

  只是,我的双眼看着电视上的新闻报导,心里却在想着另一件事。

  没错,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大嫂了。

  其实在吃饭前,在樱子房间里对樱子做的一切,我的分身就已经硬直得有点难过了。如果不是因为大嫂在楼下的关系,我可能真的就先吃了樱子也说不一定。

  让樱子在家里不穿内裤只是我单纯的恶作剧,也只是我对「能力」的测试。

  当然,看着身边的樱子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实验看来十分成功。

  说到要怎么对大嫂下手,其实说起来也很简单,只要让大嫂注视着我右手中那一闪即逝的红光就成了。

  只要樱子的情形不是特例就好。

  不过在此之前,得先作些防范才行。

  於是我来到樱子身边,轻轻地说着:「禁忌爱恋。」樱子立即陷入催眠状态之中。

  因为角度的问题,从厨房看不到客厅的状况。

  「等下无论厨房发生任何事,你都不会发觉。你会听到的,只有我对你说话的声音。」我小声地将命令植入樱子的脑中:「等下我从一数到三你就会醒来,并忘了我刚刚说的话,但是你依然会执行我所说的话。一、二、三。」

  我一数到三,樱子就恢复原状,继续看她的电视。

  在确认樱子的状况无误之后,我带着有点兴奋的心情,一边将意志集中在右手掌上,一边往厨房前进。但是一个不小心,我踢到放在厨房门框旁的瓶罐(等下要拿去外面资源回收的),一个狼沧,下反应地用右手握住了面前大嫂的手臂才没整个人趴在地上。

  「唉呀,小心一点嘛……」大嫂虽然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不过知道我是握住她的手才没跌倒,所以只是提醒我小心一点。

  不过奇怪的是,我发觉到大嫂的眼神从我握住她的手臂开始,就开始迷离起来,直到现在,不只眼神像是被催眠一般,无生气、空洞化,而且连动作都停止了,就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难不成身体上的碰触也能够造成催眠效果?」我当然是吓了一跳-毕竟这超乎我的想像之外。

  看来「这东西」的功能,显然还有许多未解之处。

  「手上的碗盘先放下来,然后站直身体。」我轻声地说着,大嫂就像是人偶一般,照我的话站直身子。

  (果然没错,这样也能让对方陷入催眠状态……)确定了用右手直接碰触身体也有办法让对方瞬间陷入催眠状态,兴奋的感觉不由自主地从内心里开始浮出。

  从大哥过世之后的前一个月,几乎每晚都可以听到从大嫂房理传来的细微哭声。后来是在我和樱子的打气声之中,大嫂才慢慢地忘却失去至爱的悲伤。

  而如今,大哥过世已经快三个月了。虽然大嫂已经不再悲伤於大哥的离开,但是有时还是可以看到在闲暇时候,大嫂望着大哥的遗照出神的样子。

  在大哥大嫂还没结婚的时候,我确实是对大嫂有种憧憬的感觉。因为大嫂的笑容,会让我不由自主地一起高兴欢喜。

  只是,虽然喜欢着大嫂,我也不能因此横刀夺爱(当然,当时的我也只是个学生,说穿了也没资格就是)。

  现在想起来,如果早知道大哥会这么早走,我或许真的会横刀夺爱也说不一定。

  现在的大嫂虽然依然笑脸迎人,却少掉了那种发自内心的欣喜感。

  看着手心上已经渐渐淡去的红光,我忽然有种……算是十分卑劣的想法吧。

  虽然从大哥过世之后,我就一直帮忙着大嫂处理家里的各项事物。但是或许是因为我只是个高中生,再怎么努力,大嫂依然把我当作弟弟一般的爱护着。

  如今,拥有这个力量的现在,要让大嫂对我的想法改观也不再是梦想。

  就让我代替大哥好好地照顾大嫂吧,为了不让大嫂的笑容永远消失……

  「大嫂,你最喜欢的人是谁?」也许是即将做出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吧,我话一说出口,竟然发现自己的语气之中带着些微的颤抖。

  「……天野博胜,我的丈夫。」处於催眠状态的大嫂,以无感情的语调回答我的问题。

  没错,天野博胜是我大哥的名字。

  「但是大哥已经过世了,你还是爱着他吗?因为失去了大哥,所以你很悲伤吗?」

  「是的,我爱着你的大哥,也对失去他感到悲伤。」

  「从现在开始,你无须再悲伤。因为你内心里无法宣泄的爱,可以全部转移给你丈夫的弟弟,也就是我。」

  「将心中的爱意……转移给你……」大嫂和之前的樱子一样,重复着我说的话。

  「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你听到我说「不伦爱恋」,你就会陷入和现在相同的催眠状态之中,直到我数到三你才会醒来,醒来后你会忘掉我所说的话,但是你依然会去执行我所说的每一句话。」同样地,我也对大嫂植入了关键字句,以方便控制。

  「听从……你的每一句话。」

  「好!等一下你会继续洗碗,但是你不会察觉到我在你身上所作的任何动作。」我继续说着:「你除了我的声音之外,你都不会去理会;对於我的命令和要求,你都会很乐意地接受。因为我在你心中所占的地位比大哥还要重,你的身心将完全奉献给我。」

  「将身心……完全奉献给你。」

  「好。我数到三之后,你就会醒来继续洗碗,并按照我给的命令去作。一、二、三。」我一数到三,大嫂的眼神就恢复正常,并且就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开始继续洗碗,而我也在数到三的同时,顺手松开了原本抓着大嫂手臂的手。

  我并没有就这样退出厨房-也许是因为对大嫂的爱慕变成了占有,原本已经沈淀的欲望再度被点燃,我的分身已经涨得难受,原本想要晚上再开始的「仪式」,已经因为如此而迫不及待地准备实行了。

  我来到大嫂的背后,从背后掀起她的裙子,让大嫂裙底下白色的内裤暴露在外面。

  我的两根手指先从内裤边伸进去,碰触大嫂那原本只有大哥才能碰触到的神秘地带。

  大嫂的身体似乎颤抖了一下。

  (看来大嫂的敏感度还不错的样子。)我就这样持续地在大嫂的两片花瓣之中前后移动着,直到手指感到湿热的感觉为止。

  平常看惯了网路上对男女之事的描述,即使再怎么无法忍耐,也还是要先做前戏才行。我可不想让大嫂痛到从催眠状态中醒来。

  「……大嫂,停下手边的工作,双手放在料理台上,我想让你放松一下。」为了不让大嫂打破碗盘,我让大嫂放下手上的工作:「是很舒服的事情喔。」

  「什么事啊,神秘兮兮的。」基於「乐意地接收我的命令」的前提下,大嫂不假思索地照着我的话摆好动作后,一副期待的样子:「快一点喔,我碗还没洗完呢。」

  「放心吧,会很快的。」我一手忙着玩弄着大嫂的下身逐渐湿润的花瓣和花蕊,一手则从腰部伸进大嫂的衣服里,轻柔地隔着胸罩玩弄着大嫂的胸部。

  大嫂的胸部并不很大,不过我一只手掌却也无法完全掌握住,感觉起来有点像是温热的肉包,亦有点像是……总之很难形容。

  女人的身体,确实是很值得男人去探索的。

  「嗯……」也许是打从心里舒服的关系,大嫂忍不住哼出声来。

  「舒服吗?」

  「嗯……总觉得胸口和……那里热热痒痒的……你是怎么做的啊?」因为之前的催眠,大嫂浑然不知道我在她身上所做的事情。只是老实地享受着从身体深处传来的快感。

  「这是秘密,你就慢慢享受吧。」语毕,我拉开裤裆的拉炼,将硬得好难过的分身掏了出来,拉开大嫂的内裤,然后按照以前在黄色书刊上看到的方法,让前端沾满了大嫂的淫液之后,猛然一挺,将分身插进了大嫂的穴里。

  瞬间,一股温热而湿润的感觉从分身瞬间冲到了脑部,让我直打冷颤。

  「啊!」而大嫂被我这一插,也禁不住叫了出来。

  「怎么了?」我故意装作不知道地问道。

  「我…我不知道,下面感觉怪怪的,好满好涨……又好痒……」此时的大嫂已经脸颊微红,吐气如兰,下身还不时因为涨满的感觉而微微地摆动着。

  「等下你就会更舒服了,舒服的话,哼出来也没关系。樱子不会听到的。」语毕,我已经忍不住快感地开始抽动着分身的同时,另一只手也伸进大嫂的衣服里,将大嫂的胸罩拉下来,结结实实地玩弄着。

  「啊……好奇怪……身体…好奇怪……」大嫂一边无意识地随着我的动作而迎合着,一边彷佛还不明了从身上浮现的感觉,像是梦呓一般地叫着:「越来……越痒……

  也越舒服……博一……你……真的……弄得我…好舒服……不行……好像…要高潮了……没想到……我……这样……也会……」

  (因为我们在做爱啊……)虽然很想说出来,不过快感压过理智的我,已经快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出…出来了啦~~~~」

  「嗯~~~」在大嫂达到高潮的同时,我也放出了我的处男精液到大嫂的体内。

  那是一种近乎把生命释放出来的感觉,只感觉到眼前一阵白茫茫的,连思考都在瞬间停住了。

  等回过神来,我趴在大嫂的背上喘着气,而大嫂也陷入类似失神的状态,虽然双手还撑着,不过可以看到在微微地颤抖着。

  「不伦爱恋。」稍做休息后,我一说出这句话,大嫂就维持之前的动作,垂着头一动也不动。

  「等下你醒来后,会继续洗碗。你不会对身上衣服的凌乱和身体上的异样提出任何疑问,只知道我刚刚帮你按摩而已。」边轻轻地将分身拔出,我边继续说道:「工作做完之后,你会和往常一样地坐在我的面前和我及樱子一起看电视。不过你会故意地摆出挑逗我的动作……今天的点心是什么?」

  「今天的点心……是……西瓜。」看来刚刚的「按摩」太激烈的样子,大嫂回起话来还带着略嫌粗重的喘气声。

  「等一下你们的点心啊,就是我的精液,这可是养颜圣品喔。」虽然已经发射过一次,但是不晓得为什么,相当於肚脐的地方可以感觉到一股暖流,这股暖流让我的分身到现在还是硬的:「而我的点心,自然就是你那充满成熟风韵的身体啰。而且你也会很高兴让樱子和我一起享用着你的身体。」

  「是的……最甜美的点心……精液……」

  「我一数到三,你就会醒来,并忘了我刚刚说的,但是你还是会依照我所说的进行。一、二、三。」我一数到三,大嫂就继续洗着碗盘,也不整理身上的衣服,丝毫没注意到我的存在。

  我快步地来到樱子的身边,让她再度进入催眠状态中后,说道:「等大嫂走到客厅时,你不会对大嫂衣服的样子感到讶异。等下吃点心时,你会和大嫂一起温柔地,用手用口服侍着我的分身,为了吃到我的精液而努力。」

  「是…哥哥的…精液……想要吃……」

  看樱子这边完成之后,我就让樱子醒来,继续看着电视。

  没多久,大嫂就洗完碗走了出来。

  因为我之前的暗示,大嫂无视於身上凌乱的衣物,就坐在我的面前看着电视。

  「唉呀,家里真热呢。」过没多久,大嫂一边喊着热,一边解开了上身衣服的钮扣透透气-但是因为之前在厨房的「按摩」,原本的胸罩被我扯了下来,结果大嫂这一来,一对乳房就这样大剌剌地呈现在我的面前。

  老实说,看到大嫂的举动,我差点笑了出来-因为家里现在开着冷气,岂有燥热之理?

  而且大嫂在喊热的时候,眼睛是看着我的,连嘴角也略微上扬,就像是猎人在看着猎物一样,即使是我的暗示,也让我连起鸡皮疙瘩。

  相对於大嫂的动作,樱子则是无视四周地一直看着电视。

  「还是有点热呢……」大嫂的挑拨依然持续地进行中-她把原本的长裙整个掀了起来卷在腰上,然后两腿张得大大地,让我能够清楚地看到两腿间还沾着白色精液的内裤。

  「大嫂,这样不好吧?」我故做镇定地询问着,顺便测试一下成果。

  「嗯?有什么不好的呢?」带着挑逗的笑容,大嫂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反正天气很热嘛……」

  对於大嫂的回答,我只是苦笑着-这和我的预想差距似乎有点大。原本我只是想说……

  「对了,吃点消暑的点心好了。」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嫂拍着手说道。

  「咦?」吃点心不是应该我说的吗?

  我还正在回想着之前暗示的内容时,大嫂已经走到我面前,温柔地拉下我的裤档拉炼,把还处於硬直状态的分身请出来:「樱子,吃点心啰。要吃的一滴都不剩喔。」

  听到大嫂的话,樱子才从电视回魂过来:「啊?吃点心了吗?」

  「嗯,不快点的话等下博一就没得吃了。」大嫂边说,边对我投以淫魅的笑容。

  「可是要怎么弄呢?」看着被大嫂的手轻轻套弄着的分身,樱子天真地问道。

  「我先示范一次好了。」在我的苦笑声中,大嫂掀开使用舌头舔弄着我的分身,一手还玩弄着我的弹匣。

  「嗯……」在大嫂的熟练技巧之下,连我也不禁舒爽地哼出声来。

  而樱子也十分专注地,红着脸看着的同时,一手不知何时已经滑到了跨下。

  「唉呀,已经忍不住了吗?你就先试试看吧。」看到樱子的样子,大嫂非但不责备,反而体贴地让樱子先行「食用」。

  「嗯,谢谢姐。」大嫂的手一离开我的分身,樱子的手立即抓住了我的分身。其力道之大连我都感到了痛:「樱子,小力一点啦。被你捏断了我就没戏唱了。」

  「对不起嘛,我真的忍不住了。」樱子连忙放松手握着的力道,不好意思地道歉着。

  「来,我来教你。」看着樱子一副冒失的样子,大嫂笑着教导樱子:「……对,就是这样……」在大嫂的教导下,樱子用他的樱桃小嘴不断地在我的分身上移动着,一会是根部,一会是顶部的小洞,弄着原本就被大嫂舔湿的分身,开始有口水滴落在地上。

  也许是因为之前射过一次的关系,虽然快感从分身直冲脑门,但是却没有想射出来的感觉。

  过了半小时姊妹的努力之下,樱子已经有点撑不住了-只见她一手直磨着跨下的小樱桃,一边求饶着:「博一哥哥,快点啦……」

  至於大嫂则是用口套着我的分身,一副乐此不疲的表情。

  突然地,强烈的释放感不断地从分身冲向我的脑门。

  「要……要出来了!」我这一喊,大嫂的口立即离开我的分身的同时,大量的精液立即从分身疾射而出,让大嫂满脸都是精液。

  「唉呀……」

  「啊!终於出来了!」樱子见状,立即以口含住我的分身顶部,让继续发射的精液一滴不漏地进入樱子的口里。

  而大嫂则是意犹未尽地把脸上的精液刮下来舔食着。

  精液足足喷了一分钟才停止,也让樱子足足喝了一分钟的精液。

  但是樱子却一副不满意的模样,嘴还含着分身顶猛吸,差点连我的尿液都吸了出来。

  「唉呀呀,换博一吃点心了喔。」看到我一副不知道该如何的样子,大嫂示意樱子离开:「以后有的是机会。」

  「可是真的很好吃嘛……」舔着沾到精液的嘴角,樱子看着我还是挺立的分身,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呵呵……博一,换你吃我啰。」连衣服都没脱,大嫂迫不及待地爬到了我的身上,将内裤拉开一边,就扶着我的分身,将身体坐下去的同时,将我的分身纳入其中:

  「啊~~好满啊……博一,我的好吃吗?」

  大嫂问我的同时,身体已经开始一上一下,套弄着我的分身。

  看大嫂的样子,她已经完全沈醉於性交之中了。

  是因为「能力」的关系,还是大嫂本来就是那种「家里贤妻,床上荡妇」的个性,这我也无法弄清楚。

  「姊姊好棒喔……」看着大嫂一副沈迷的表情,樱子也露出一副羡慕的表情:「…

  …博一哥哥,我等下也让你吃好吗?」

  看着樱子一手抚摸着我的大腿,另一手却无自觉地抚摸着自己的秘处,想也知道这小家伙动情了。

  「啊~~~~」也许是之前的刺激,大嫂没多久就达到了高潮。

  她躺在我身上,屁股还不满足般地轻轻扭着。

  不过已经射出两次的我,第三次恐怕没这么容易。

  「樱子,你先去放热水好吗?等下三个人一起洗吧。」拍拍樱子的头,我温柔地说道:「你看我们都满身汗了。」

  「嗯,等下要好好吃我喔。」带着纯真却略显红潮的笑容,说着令人血管喷张的话,樱子立即跑去浴室放热水。

  -

  「啊……啊……博一哥……好棒……」在浴室里,我坐在浴缸旁,让樱子的小穴吞吐着我的分身,在我的跨下咨意摆动着。而混合着处女血液的淫水则经由我的腿流到地板上。也许是因为被水稀释了,地板上充满着淡淡的淡红色液体。

  因为又用了催眠的关系,樱子的第一次没有痛苦,只有欣喜和欢愉。

  樱子的处女穴紧紧地夹住我的分身,直让我打咿索。

  「啊……要出来……要出来了……」

  「呃……」达到高潮临界点的樱子,小穴就像是榨汁机一般把我的分身夹得更紧,让我在樱子达到高潮的同时,也射出了我今天第三发的精液。

  同时间,一股清凉的感觉从分身流进了我的腹部。

  「啊~~~好热……哥哥的……好热啊……」被我的精液这一射,让樱子在全身颤抖之际,又达到了一次小高潮。

  最后,樱子全身摊在我的身上,只有喘着大气的份。

  「真是的,就说别喂得这么急嘛……」在一旁帮我擦背的大嫂只是笑了笑,丝毫不讶异。

  不过大嫂帮我擦背的工具不是毛巾,而是她的双乳-那两团球在背上擦的我舒服极了。

  这大概也是之前催眠命令的效果吧,我一提出这想法,大嫂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奇怪的是,原本应该萎缩的分身,却依然直挺挺地深埋在樱子的穴里。

  「好了,洗完澡就去睡吧,今天大家也累了。」帮我擦好背的大嫂,温柔地说道:

  「博一,今天就睡我那边吧。」

  「人家也要~」听到大嫂的提议,樱子立即抬起头来说道:「我要这样抱着博一哥哥一起睡。」说完话,樱子的头又埋进我的胸膛里。

  对於樱子的提议,我只是笑笑,双手轻轻地摸着樱子的背。

  本楼字节数:45327

  【未完待续】

全国最大的成人综合社区,每天更新(无毒):www.sewang99.com (色五月综合,淫色网,色撸撸,99热,撸色网,色网址,色情网,色网站,情色网,色网吧,夜夜撸,黄色网)

正 在 载 入 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