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 在 载 入 中 ……
【胁迫之路】【 作者:七步杀丶】【14】


  第十四章 打架入院

  此时是下课时间,我坐在自己座位上,手上把玩着这个还没我拇指大的小玩意,不愧是花光我零花钱的微型高倍摄像头,画质不错,该有的都有了,接下来该思考之后的计划了。

  「周汉,有人找你」这时一个瘦子同学站在门口叫我,将我思绪打断。

  「谁啊?」我问道。

  「你跟我来吧」他没有正面回我,好像很害怕似的转过身去,不敢对上我疑惑的眼光。

  我倒是没多想,毕竟自己在学校常常有人找自己‘帮忙’,于是便起身跟着他走去。

  「他们在里面等你」瘦个子一路上沉默着,直到走到男厕门口才停下。

  我这时才发现他眼神畏畏缩缩,心下十分生疑,于是没有进去。

  「到底谁找我,说,不然让把你丢厕所坑里」我越觉不对,开始威胁道。

  「别,汉子哥,我是被逼的,他们说」瘦个子果然害怕了,可刚想开口就被一个阴恻恻的声音打断。

  「来都来了,怎么不进来呢,难道还要我这个队长了亲自请你进来是吧,汉子」一个面色阴沉的青年缓缓从厕所里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七八个摩拳擦掌的学长。

  「呵呵,原来是队长啊,有什么事可以在球场训练时说,就没必要在这叙旧了吧,毕竟味道不好闻」眼前这人正是我们篮球队队长张豪,一丝冷汗从我额角冒下,看到这情况我估计形势不怎么乐观。

  「哼,少他吗废话了,老子问你,昨天你跟灵儿在宾馆里干什么,别他吗说什么也没干,老子去查了那里的录像,你从她房间出来后,灵儿走路一瘸一拐,今天也没来上学」张豪一双眼睛狠狠盯着我。

  「呵呵,队长你这不是废话吗,既然看都看到了,知道她走路都那样了,还能怎样」果然是这事,我倒是一楞,不是惊讶事情暴露,而是陈灵没有来上学,不过既然被发现了,我干脆大大方方的承认,但没有明说干了什么。

  因为凭他容不下一粒沙的性格,就算我没做什么,但跟陈灵开房这种事毕竟不光彩,他断然不会放过我,我何必低头呢,于是我顺势把手插进口袋,一副吊儿郎当样。

  「操你妈的,你不知道她是老子女朋友?」张豪说着扬起拳头砸了过来。

  「啪」我伸出手掌握住了这一拳,不需言说,这一动作就是导火索了,下一刻张豪后边的学长们纷纷抬起拳头,密密麻麻砸了过来,一场校园暴力就在厕所门口上演。

  出于多年打架的经验,被围殴的话就盯着一个人打,还要打出狠势,于是我双手握成铁拳专门揍张豪,拳拳到肉,每一下都揍在他脸上、脑袋上。

  但也因为自己没护住脑袋,受到了好几十拳的打击,左踢右挡之际背上被踹了一脚,下一刻我便重重倒在地上。

  「妈的,小逼崽子,还敢还手,啪」张豪一脚踩在我脑袋上,鞋底还有一股着厕所特有的骚味与尿液粘在我头皮上。

  再怎么说自己还只是一个高一学生,对面全是高三的学长,论力气我或许比他们大,但蚁多咬死象,而且张豪身为篮球队队长,自然还是有些实力的,于是我被他们按在地上,制服的死死的,而我只能咬着牙默默忍受。

  「说,是你强来的还是那骚货主动勾引你的」张豪已经认定陈灵不是处了,自己一直装了那么久的孙子,想不到却被我拔了头筹,一气之下撕掉了平日和睦的面孔,并对陈灵也开始出言不逊。

  「呵」我冷笑,不正面回答他。

  「妈的,你们开房有多久了,操她妈,那骚货还跟老子装纯,说,操过几次了」张豪见我这样,更加坚定事实,再次狠狠踩了我一脚,谩骂道。

  「呸」我不语,朝他吐了口唾沫。

  「你知道吗,吴虎那傻狗就是因为惹到了我,所以被我弄出去了,你少了条狗腿还敢这么狂,要不是老子看在你是我们篮球队的份上,你早他妈跟吴虎一样滚出去了」张豪语气怪异,扯住我耳朵说道。

  「操你妈,你说什么?你妈的,吴虎被抓是你干的?」我登时一怒,疯狂扭动身体,现在回想起来,当初发生的一切根本就是个套,原来是他搞的鬼啪,一个有力的劲道踢在我小腹,我吃痛的闭上了眼,脸上瞬间苍白,冷汗直冒。

  「草,你他吗以为自己谁,还敢在我面前吊?再吊啊」郑海哈哈大笑,抓起我头皮,俯视着我,一张脸满是凶狠的得意。

  「…」我默然,戾眼注视着他。

  「操你妈,说话啊,那小婊子屄是不是很紧啊,啊?爽了几次啊?操你妈」张豪一边说一边在我脸上扇着巴掌,我半边脸很快麻木下来。

  「哼」我紧咬牙关,不屑的蔑视,眼中寒芒涌动。

  「你妈个逼,看老子不阉了你,让那小婊子没鸡巴吃,痒死那骚屄」说着他作势要拽我裤子。

  蹲下时,按住我的几个人退开给他让位置,按在我身上的力道一松,于是我趁机一个膝撞,踢在了按住我手的那人肚子上,趁他捂肚之际,双手打地,一个跨坐,就把刚蹲下的张豪按在了地上,不管周围人扑来的拳头,疯狂的砸在他脸上。

  此时的我如同脱笼的猛兽,血腥与暴力使我兴奋,而手中拳头不断挥动,盯着张豪的眼睛鼻子嘴巴狠狠捶打。

  「呕…呕梦啊,这勺滋哄了,酷啊卡哈」(救命啊,这小子疯了,快拉开他)此时一张脸已经肿成了猪头,嘴唇更是打成了香肠嘴,说话都困难。

  咔的一声,一股红色涓流喷射在我手背上,他一颗门牙被我打爆,鲜血滋了我一手,人昏死过去。

  几个学长被我此时的模样吓得慌了神,虽是按着我,却不敢用力,怕我转过来打他们,这时候看到张豪昏过去了,知道再这么下去他会被我打死,于是纷纷箍住我的关节,将我掀在了地上。

  而我这时候已经用光了力气,无力反抗,再次被按倒在地上,冰凉的地板把我丧失的理智重新激醒,开始挣扎着,但感觉到自己手臂有些脱臼。

  虽然倒在地上,但我一眼就看到了张豪那被我揍成猪头的脸,他此时双眼已经翻白,不省人事,这时厕所外吵吵闹闹,涌进来一群人。

  原来是虎子以前的小弟,让我意想不到的竟是黄琦告诉他们我出了事,这让我对她之前所做感到十分愧疚,下定决心以后绝对要把她当观音菩萨捧。

  撞开了扣住我的几个人,我站起来拍了拍凌乱的衣肩,目光剑指他们,此时形式陡变,泾渭分明的形成两边,虽然我们身高年纪还有差距,但双方人数相差无几。

  反观而我这边,因为搞事的是张豪,所以整个体育部都没来人,虽然有些失望,但一想到他们也没来帮张豪,也算是对我的一种帮助。

  不过此时我们已经没有心思再打一架了,因为张豪已经昏过去了,看他人挺严重的,他的几个朋友纷纷相顾而视,决定先去医院。

  虽然这事不是我挑起的,但毕竟是我动手将张豪打成这样的,而且感觉自己的脸肿了一边,整个手臂已经麻木,手背更是毫无知觉,血淋淋的一片,没有了肾上腺素的支持,背上的酸痛感渐渐涌来,出于死要面子一直在强撑罢了,于是跟着他们一起去医院。

  不过倒是没跟他们同路,不然路上肯定还会再打起来。

  整件事还是控制的很好的,没有被学校发现,料想他们也不会声张,毕竟打架是他们先挑起的,而且结果不怎么光彩,更何况学生之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不告诉老师。

  「喂,虎子,怎么了,哦,没多大事,就是跟张豪干了一架,他晕过去了,现在正去医院呢,你来?那行吧」。

  虎子收到他小弟的消息打了个电话过来问我情况,我将这事大致说了下,他说来医院看看,我想了想便同意了,正好把张豪陷害他的事一并告诉他。

  一想到要去医院,我脑中闪过一个修长高挑的倩影,掏出手机拨打起来。

  电话一直在嘟,就是没人接,正当我准备挂掉的时候,电话通了。

  「喂,是小姨吗?我是铁蛋」电话通了,知道她忙,我先开口。

  「嗯哦,是铁蛋啊,我是小姨,怎么了?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坏事」一个婉转清脆的女性声音从电话另一边传来,不过语气听来去好像有些乏困。

  「小姨你没事吧,感觉你好像很困啊?」本想让小姨来接我,但听她语气十分微弱,于是我关心道。

  小姨叫白静,是我亲妈的妹妹,今年30岁,是一名救死扶伤的仁心医者,在我们市里最大的医院上班,我现在去的就是小姨所在的医院。

  「一个手术通宵没睡,当然累了,我还没下班,在这睡觉呢,哈~」小姨疲惫的打了个哈欠,慵懒的说道。

  「哦,那小姨你先休息吧,多注意身体,我等会来看你」我心疼的安抚小姨,挂断了电话,并没有告诉她我的情况。

  接着我又给虎子打了个电话,然后一边在路上买了点水果罐头。

  「虎子,你来的时候顺路去酒店带一碗乌鸡汤来,滚你妈的,老子被狗咬了给张豪带,这是给我小姨的」我笑骂道,这小子还以为我良心大发。

  打了个的,很快来到了医院,我提着袋子站在医院外等着,一辆宝马驶来,车窗摇下,虎子戴着副墨镜,得意的骚样瞟着我。

  「奶奶个熊,小心老子举报你未满18无证驾驶」我骂骂咧咧道。

  「嘿嘿」他悻悻的笑道,将装乌鸡汤的木盒递给我后就去停车了。

  进了医院,人潮涌动,放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吵吵囔囔,如今的医院就是这种情况,不管小病大病都要来大医院来,对那些小诊所放不了心。

  小姨所在的地方属于住院部,这里没有吵闹声,倒是让我清静了许多。径直来到护士站,先看看小姨在不在这。

  三两个二十几出头的粉衣小护士睁着大眼睛看着我,我提着东西,尴尬一笑:「请问白静医生在哪?」。

  其中一个小护士以为我是来送礼的,礼貌的回我:「白医生在她的诊疗室休息,昨天一个通宵都在给病人做手术,所以现在最好不要去打扰她」。

  我眯起眼笑了起来,看来小姨在她们这群护士眼里挺受人尊敬的,还提醒我让我别去打扰她休息。

  「咦,小铁蛋,你来找你小姨的吗,她现在在值班室睡觉呢」正当我想解释的时候,一个手上拿着端着药盘的漂亮护士从我身边经过。

  一米六五的颀长身高,年龄大概比小姨小点,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纤细修长的美丽玉腿,肉色丝袜包裹着细削光滑的小腿,胸前成熟丰的一双玉峰,将护士制服高高撑起。

  最引人注目的是她双眼,瞳孔漆黑如墨,晶莹闪亮的猫儿石般,有着说不出的悦目神韵,眼眸中如同停泊着大海,温柔如水,只要望她一眼,你心中的污秽便会洗涤一空,说不出的心旷神怡,配上她护士的身份更给人一种舒心感。

  原来是温雅,她是这里的护士长,更是小姨的好朋友兼闺蜜,有好几次我们在外面餐厅一起吃过饭,而左手食指上的银色戒指宣告着她已经订婚了。

  「咦,难怪我觉得你跟白医生有些神似,原来是她外甥呀,真帅,有女朋友了嘛?」听到温雅的话,几个实习护士在一旁偷偷犯起花痴来,大胆调戏起我这个在她们眼里还是个小弟弟的人。

  「还笑还笑,神经内科那边护士不够,你们去一两个搭把手」温雅柳眉一瞪,俏鼻一挺。

  几个护士好像完全不怕温雅这种看似严厉的语气,不过听到工作上的事,严肃了许多,听从她的吩咐,但从我身边经过时,弯弯的大眼睛偷笑着捏了我一下腰间的软肉。

  我疼的呲牙咧嘴,急促呼吸着周围空气,温雅又是一番翘眉教训着那几个小丫头,转过头来温柔的对我一笑,然后指着一个方向:「喏,你小姨在那个房间里,我还要去照顾病人,就不陪你去了,拜拜」。

  温雅这一笑仿佛在我内心升起一道明媚的阳光,身上的疼痛感瞬间消失,而我大脑接受到信息,加之剩下的几个护士还在虎视眈眈的看着我,心下一惊,不敢停留,逃也似的离开了护士站。

  「吱」推开门,左扫右视,小姨正恬静的躺在一张简单的白净小床上美滋滋的睡着觉。

  绝美的侧颜正对着我,白皙细嫩的脸蛋,乌黑浓密的睫毛,秀气俏挺的琼鼻,洁白无暇的肌肤,如点绛的朱唇微微弯起一个弧度,似乎在做着什么美梦小姨很漂亮,人如其名,白静白净,肤如凝脂,又白又嫩,生在书香门第的她从小优雅又文静,生活中一直不乏追求者,但她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在一起7年了。

  最让小姨受人追捧的是有她一双优美浑圆的修长美腿,遗憾的是因为还处于上班时间,她即使睡下了也不忘自己医生身份,白大褂遮住了她那具模特般的身材,只能隐隐督见一截诱人的光滑小腿,不过可能是因为怕热,所以胸前没有扣好,露出了里面蓝色的针织衫,恰如其分的包裹着她那高耸的玉峰,虽然小姨这幅睡美人的模样十分诱人,但没有看到我真正想看的还是有些失望。

  大学时小姨被奉为长腿女神,177的高挑身材,出尘的气质,腰以下全是腿,还因为自己的模特身材被星探发掘,不过小姨没有当明星的梦想,只是接了不少模特广告,那时候我虽然还小,但也还记家门外常常有不知名的鲜花和卡片,还有好几次小姨被上门的女同学邀请出去疯一番,但那时我就静静蹲在角落眨巴眨巴眼睛望着小姨,小姨看到我这样,受到我远在天堂的母亲感召,血脉相连,母性光辉一激化,全都婉拒了。

  还未毕业她就凭借自己的身材样貌接广告赚到不少钱与名气,再加上外公那边给的钱,毕业之后她就自己买了个公寓,没有跟我们一起住了。

  一来我现在的家庭,除了我之外就没有与她有血缘关系的人了,二来我们小区不允许养宠物,而小姨养了一条德牧一条杜宾,三来她工作之后交了个男朋友,所以更不方便咯,不过倒是一直没听她说什么时候结婚。

  我轻轻的坐到床榻上,看着身下睡梦中可人模样的小姨,回想到自己小时候打架都是她帮我隐瞒和包扎,眼中泛起莫名的爱意,伸手撩起她的秀发在她绝美的脸上轻挲。

  「嗯~」小姨娇懒的转了个身,竟是抓起了我的手,将其当成了睡偶抱在了胸前。

  两团柔软的乳房挤压着我的手背,火热又酥麻,突如其来的艳福,我竟然脸红了,但进来的时候我看到门外设有监控,不然也不会放任小姨一个人在这睡觉,估计这里面也有,我虽有些臆想飞飞,但并没有做其它轻薄动作。

  不过我倒是没有不好意思的抽回手,于是我脚尖勾过来一条凳子,将东西放了上去,然后揭开煲乌鸡汤的木盒,一阵诱人的肉香扑鼻而过,弥漫在这个房间里。

  「呼,呼」我勺起一口鸡汤,在嘴边吹凉,然后移在小姨檀口,轻轻的挤喂进去。

  虽然隔着一把勺子,但也能感觉到小姨小嘴上柔嫩的唇肉,真想亲上一口。

  「唔?嗯,什么东西啊?铁蛋,你怎么来了」小姨口中进入一道暖暖的液体,虽然十分舒服好喝,但出于危机意识,一下子惊醒了过去,看到是我这才松了口气。

  「小姨乖,张嘴,啊,今天你这么累,我给你带了点乌鸡汤补补,喝完再睡吧」看到小姨苍白的脸色,我越发心疼,关爱的说着,手中不忘往她嘴里勺鸡汤。

  小姨没有注意到我语气上的亲昵,但被人关心的感觉是甜甜的,刚睡醒人还是有些迷糊又无力,于是乖巧的张开了嘴,红唇贝齿,吐气幽兰。

  我痴痴的看着这幅绝美的画面,勺里的鸡汤都忘了吹气,顺着勺把流在了我虎口,我啊的一下丢掉了勺子,吃痛的叫了一声。

  「哎呀,你没事吧,让小姨看看」小姨被我叫声惊醒,一下子拉过我的手,紧张的左右张望,似乎在找什么。

  只见她打开一个抽屉柜,看到里面有个蓝色的水袋,欣喜着,再看向我被烫到的手,低首将小嘴俯在了我手上,下一刻我便感觉到有一条小巧的舌头在我手背上画着圈圈打着转。

  正当我还沉迷其中之时,小姨已经将手上的鸡汤全部舔干了,然后一个清凉的冷意传递我大脑,我瞬间回过神来,看到小姨抬头一双眸子温柔如水的注视着我,而手上烫伤处按着一个蓝色的水袋。

  原来是个冰袋,不过已经化的差不多了,但效果还是有的,何况烫的也并不是很严重,毕竟只是一小勺,于是很快就没了烫意。

  「好了,看你还粗心,你要出事,小姨还不心疼死啊」小姨嗔怪道。

  「嘿嘿」我憨憨的挠了挠后脑勺,这时候电话响了,是张豪那边的事。

  「小姨我先走了,你慢慢休息,鸡汤一定要喝完哦」。

  「嗯,小姨知道了,你路上小心点,来,给小姨抱一下」。

  我张开双臂,临走前被小姨索要了一个爱的抱抱,感受着小姨娇躯上火热的温度,嗅着玉颈上的幽香,心情一下子变得愉悦起来。

  【本章完】

  12703字节

全国最大的成人综合社区,每天更新(无毒):www.sewang99.com (色五月综合,淫色网,色撸撸,99热,撸色网,色网址,色情网,色网站,情色网,色网吧,夜夜撸,黄色网)

正 在 载 入 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