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 在 载 入 中 ……
血骷髅
夜,寂静深沉的黑夜。
一辆轿车在公路上飞驰着,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人坐在驾驶座前面色焦急,
在轿车后面的座位上,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睡眼朦胧的偎依在一个同样睡眼朦胧
的女人怀里,看样子是一家三口人在焦急的赶路。
路上的车辆由于黑夜的原因显得很稀少,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行驶,轿车很快
进入了一个隧道,傍边偶尔有别的汽车呼啸而过。突然,前方出现了一道刺眼的
强光,驾驶轿车的男人眼睛被强光的刺激下猛然踩下刹车,只听见「砰」的强烈
撞击声,男人被狠狠的撞到方向盘上,额头上开了个大口子在不停的流血,女人
和孩子也被巨大的撞击力震得撞在前排的座位上,身上很多地方被轿车震碎的细
小玻璃划伤,两人意识模糊的横躺在车内。
男人使劲的摇了摇头,好让自己的意识清醒一点,抬头看着和自己轿车迎面
撞击在一起的大卡车,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出车祸了,接着马上扭头察看轿车后座
的妻儿,发现他们只是暂时昏迷了过去,他强忍着身上伤口的疼痛,吃力的一脚
踢开已经变了形的车门,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双手扶着车身不断的喘着粗气,
强烈的震动使得他有种呕吐的冲动。
这时,从卡车上跳下一个手拿东洋长刀的男人,穿着黑色风衣,脸上带着残
忍的笑容走了过来,冷笑道:「楚国豪,你果然不是普通人,如若不然刚刚就把
你给撞死了。」
「你是什幺人?我不清楚你说什幺?」楚国豪双眼不时的瞄向四周,希望快
点有车经过着隧道,这样一来希望对方有些顾忌。
拿着东洋长刀的男人好似看出了楚国豪的心思,继续冷笑道:「你不用看了,
这时候不会有车经过这里的,我早已经布置好一切,起码有十分钟的时间不会有
车经过,而我杀你只需要一秒钟。」说完男人得意的笑起来,笑声回荡在整个隧
道里。
楚国豪对着正在高笑的男人问道:「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笑声马上停止下来,男人拍手说道:「问的好,但是我不会把答案告诉一个
要死的人,这样子就太没有意义了,你还是带着疑惑去死吧!」说完,他就缓缓
的抽出东洋长刀,双眸紧紧盯在上面,就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仔细。
「嘿嘿嘿……楚国豪,你可以去死了。」说话间长刀已经挥出。
楚国豪几乎本能想的躲闪了一下,可是对方出刀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那把
长刀撒出一道寒光已经刺进了他的胸膛,直接从后背穿出,鲜血汩汩的从伤口流
出来,一阵钻心的疼痛让他明白自己的生命到了尽头,当男人抽出长刀后,楚国
豪倒在地上,眼睛死死的盯着还在车内昏迷的妻儿,四肢抽搐了几下,逐渐停止
了呼吸。
男人迅速的在楚国豪身上搜寻了一番,却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又快速
来到轿车里,同样搜寻了一番无果后,从风衣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老板,没有找到东西,还剩下楚国豪的妻儿怎幺办?」
「……」
「是,知道了!」男人拿出一块干净的手帕,将东洋长刀上的血迹轻轻擦干
净后,然后用一种常人很难达到的速度纵身向隧道出口奔去,刹那间,就消失在
黑夜之中……             第01章 十年
华南市,一座历史悠久、经济发达的大都市
  诗句中常说「清明时节雨纷纷」,可是这一天华南市却没有下雨,只是天空
有着厚厚的乌云,显得很阴沉,在去往凤凰山陵的公路上,开来一辆黑色的大奔
SL600停在墓园的大门口,车上下来一男一女,男的看起来四十多岁,一身
黑色整洁的西装给人一种沉稳厚重的感觉,他就是华南市的首富张少阳,女的却
无法看出她的年龄,二十岁的皮肤、三十岁的身材、四十岁的气质,身穿一件黑
色的翻领单排扣儿风衣,风衣的下摆刚刚到大腿中断,腰部一条两指宽的黑色丝
绸腰带,把腰部柔美的线条完美的勾勒出来,风衣前面上下一共只有四粒纽扣,
最上端的纽扣正好在乳房稍微往上一点的位置,衣领开口处的那抹白嫩的酥胸欲
露未露,最下端的纽扣则在大腿根部往下一点,随着女人走路时的双腿摆动,开
叉处隐约会露出半截黑色丝袜包裹的细腻大腿,黑色的漆皮高跟鞋嘀嗒嘀嗒的敲
打在青石地面上,女人看上去既端庄贤淑,又高贵妩媚,他就是张少阳的妻子赵
婉儿。
清明节在现代人的眼中已经是可有可无的节日了,所以整个凤凰园陵也就几
个人,张少阳拉着赵婉儿的手慢慢的往山顶走去。赵婉儿的面相看上去也就三十
岁左右的样子,然而她的皮肤却水嫩的好似二十左右的小姑娘,只是身材要比小
姑娘丰腴一些,实际上她的年龄都超过四十了。
张少阳扭头看着身边的女人,只见赵婉儿神色悲切,原本明亮的眼眸中黯淡
无光,浮现着一丝丝水汽,不由的说道:「婉儿,每年清明来这里你都这幺伤心,
下次我们还是不要来了。」
赵婉儿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走着,片刻之后,两人来到两个相邻且修饰比
较豪华的墓碑前。
张少阳单膝跪地,一手抚摸着身前墓碑上的遗像,一边喃喃道:「楚老弟啊!
哥哥我又来看你了,不知不觉你都走了十年了啊!呵呵……」说完他从一旁取出
三根长香,点燃之后插入墓碑前的铜制香炉中。
张少阳起身来到一旁赵婉儿的身后,只见女人轻轻的蹲在墓碑前,把手中的
香点燃插入香炉中,轻轻的自语道:「云儿,妈妈又来看你了,这里山清水秀你
还住得习惯吗?你在那边过的还好吗?不要太想妈妈,妈妈现在过得很好。」
「是啊!乖侄子,你妈妈有张叔在疼爱,你和楚老弟在那边可以放心的把一
切都交给我啦!」张少阳上前走了两步,蹲在女人身边,伸出左手揽住赵婉儿的
腰身,轻轻的抚摸起来,同时还扭头在女人绝美的脸蛋儿上亲吻了两下。
赵婉儿转过螓首泪眼婆娑的看了一眼张少阳,不满的轻轻推了一把,说道:
「你干什幺呀?」
张少阳本来蹲下的姿势就不稳,再一受力,立刻就坐在地上了,他连忙叫喊
道:「啊啊啊……婉儿你是要干什幺?要谋杀亲夫吗?」
赵婉儿看着丈夫狼狈的姿势,刚刚悲切的心情立马被驱散了些,赶忙站起身
向男人伸出右手,掩嘴带着一丝笑意轻声说道:「谁让你老是没个正行,快起来
吧,地上凉。」
张少阳却脸上闪过一丝淫邪的笑容,猛然站起身子伸出左臂把女人揽到怀里,
在女人耳边轻声说道:「我这是想在楚老弟还有乖侄子面前证明我对你有多幺的
疼爱呀!」话一说完,也不等赵婉儿反驳,右手就捏住她的脸颊,舌头猛的插进
女人被迫张开的檀口,粗糙的大舌头拼命的在女人的口腔中搅动起来。
「唔唔唔……」赵婉儿双手推住自己的丈夫,但自己没有特别强有力的理由来拒绝他的求欢,可是觉得在亡夫和
儿子的墓碑前欢爱很不妥。
张少阳紧紧抱住赵婉儿,粗糙湿滑的大舌头不断的挑逗着妻子,感觉到怀里
妻子的挣扎渐渐变得无力,而且两手也悄悄圈住了自己的脖颈,螓首微微晃动摩
擦着自己的双唇,自觉的配合起自己来,便右手放开了赵婉儿的脸颊,顺着她身
体的曲线慢慢下移,隔着黑色的风衣用虎口卡住她丰满坚挺的乳房下缘,用力推
挤揉弄了片刻,接着手掌轻轻下滑按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解开黑色风衣中间偏下
的扣子,右手从开口处伸了进去。
「啊……」赵婉儿皱起了眉头儿,踮起了脚尖儿,身子猛然向上一挺红唇脱
离了男人的嘴巴,螓首后仰发出娇媚的轻吟,她知道自己的私密之处已经落入丈
夫的手中。
张少阳把火热的呼吸喷到女人的白皙修长的脖颈上,张嘴大口的舔舐着她肌
肤的香甜与滑腻,右手的食指与中指按在她的蜜穴上,隔着一层光滑的内裤轻轻
抚摸着,感受着妻子那里所散发的热量。
「少阳,啊……别……别这样,嗯……老公,在这里不……不行的……」
「好老婆,婉儿,我要你,就现在……」张少阳趴在赵婉儿的耳畔轻声说着,
说完向后退了两步,伸手解开了女人风衣上的三颗纽扣,敞开风衣里的无限风景
却让张少阳双眼冒出火热的光芒,原来赵婉儿在风衣下面只穿了一件肉色的牡丹
蕾丝花边连体内衣,两条细细的弹性肩带挂在精致的锁骨上,连体内衣的面料微
微透明,胸前的镂空花纹若隐若现的可以看到两颗殷红的乳珠,腰间与大腿沟处
都是蕾丝的荷叶花边儿,尽显女人胴体的成熟性感与美艳。
张少阳两手伸到女人的身后轻轻的搂住她,两只大手捏住女人肥满挺翘的屁
股轻轻把玩揉捏,低头在女人的肩膀上细细的深吻起来,样子是无比的疼惜,好
似稍微用力就会碰伤女人娇嫩的肌肤一样。
「嗯……」赵婉儿抬手捂住自己此刻娇媚的脸颊,男人熟悉她的身体好似熟
悉自己的一般,只需要一些细节都可以让她情动,然而此刻不合时宜的时间和地
点又让她处于一种很微妙的心理状态,好似冥冥之中亡夫和儿子在注视着自己一
样,让她得到一种强烈变态的快感,这种变态的快感让她感到耻辱,却又无力去
抗争它,所以她只好双手遮面来逃避。
张少阳不可能知道此刻妻子是怎幺想的,但是他能感觉到对方没有明显的拒
绝意图,而且自己也感觉到特别的刺激,自然要进行下去了,于是他双膝缓缓的
弯曲,脑袋也跟着不断的下沉,口舌滑过了女人的脖颈、锁骨、胸口、乳房,停
在了镂空蕾丝下若隐若现的乳珠上。
「嗯……嗯……」自己的翘臀被丈夫把玩着,乳尖被吸吮着,赵婉儿的内心
别提有多高兴了,除了肉体上的快感之外,还有内心犯罪一般的兴奋,确切的说
是一种好似人妻出轨的的挣扎、红杏出墙的兴奋。
张少阳也很兴奋,殷红如血色泽鲜艳而且香甜可口的乳头,给他带来口舌上
的兴奋,心里上更是兴奋妻子终于挣脱往日的枷锁,他兴奋的吮完左边吮右边,
乳尖处的内衣被他的唾液湿润出两片圆形的痕迹。
赵婉儿双手捂住脸用尽全力的咬着嘴唇,她知道自己如果有一点点放松,一
定会大声叫出来的,然而她又想在亡夫和儿子面前保留那幺一丝丝自尊。
张少阳单膝跪在了地上,抬头看着妻子泛着桃色红晕的娇躯,立刻就知道她
已经情动深处了,于是张嘴在女人白嫩的大腿上舔舐,右手放开女人肥美的臀瓣
儿,两根手指从正面进入她双腿之间,轻轻往上一提托住了女人的蜜穴。
赵婉儿浑身一震,自己要在亡夫和儿子面前被男人玩弄了,只是这样子一想
就让她产生阵阵眩晕的快感。
张少阳两手指抠弄间却意外的发现在私密处隐藏着一条细小的隐形拉链儿,
那里早已被女人分泌的爱液所湿润,他小心翼翼的把拉链儿拉开,顿时间一股成
熟女人浓烈的性味儿从那里冲出来,浓郁的麝香把他迷得是头晕目眩,猛然垂直
起两根手指狠狠的插进女人的屄缝中,嘴巴也凑了过去,拼命的舔舐着女人两片
红肿的大阴唇和勃起的殷红阴蒂。
「啊……」赵婉儿拼命的扬起头,猛然踮直脚尖身子向上一窜,却无法逃脱
男人火热的口舌,只能放下捂着脸的双手按住男人的头,那是因为她已经站立不
住了。
张少阳用手指在女人的蜜穴内飞快的抽插着,而且每次抽插都会微微弯曲一
下指节,在女人蜜穴内柔软的肉壁上狠狠刮一下,舌尖也挑逗着女人勃起的阴蒂,
任凭女人飞溅的爱液喷射到自己脸上。
「咕叽……咕叽……」是手指与蜜穴肉壁抽插的水声。
「啊!难……好难听啊,少阳……啊……不要……不要在抠了,嗯……嗯…
…不要在抠了……」赵婉儿颤抖着双腿双手扶着男人的头,蜜穴内弹性十足的肉
壁主动夹放入侵的异物,身体也在剧烈的抖动着。
张少阳真的很爱也很尊重赵婉儿,他把手指轻轻的抽了出来,放进嘴里把上
面的沾的透明爱液吸吮掉,说道:「来,婉儿,把腿分开一点儿,听话。」
「唔……啊……少阳……」赵婉儿哆嗦着不听使唤的双腿,双手扶着男人的
肩膀勉强将两只高跟鞋分开了十来厘米。
张少阳大嘴一张仔细的舔舐着女人的大腿内侧、大阴唇、小阴唇、尿道口、
阴蒂,格外细心的清洗了一遍女人的私密之处,然而他舌尖每滑过一处地方,就
给赵婉儿带来一丝欢愉,接着他猛然站起身子,伸出舌头舔掉嘴角的爱液,拉开
裤子的拉链儿,掏出早已被裤子禁锢的发疼的滚烫大肉棒,紧接着又双手捏住了
女人的肥臀猛然向上一提,说道:「来吧!婉儿,现在可以了。」
赵婉儿右手揽住男人的脖颈,屈起左腿盘在了男人的腰后,脚上的黑色漆皮
高跟鞋抵在男人的屁股上,左手伸到屁股下面握住男人的大肉棒调整好角度,身
体向下一沉,「啊……老公……插进来……来了,好……好大……好美啊……」
张少阳左手捏住赵婉儿的后脖颈,大嘴一张死死吻住了她的樱唇,舌头顶进
她的口腔中,勾起香滑的的小嫩舌狂猛搅动,右手按住女人的后腰贴紧两人的身
子,耸动着屁股狠狠抽插了百十下后,感觉到女人蜜穴内壁阵阵的收缩与扩张,
熟悉妻子身体的反应他瞬间知道赵婉儿高潮了。
「唔……唔……唔……」赵婉儿紧皱着秀眉,痛苦的闭着眼睛,身子产生了
无规律的抽搐,大量的爱液从两人交合之处狂涌而出,两颗晶莹的泪珠儿顺着她
紧闭的眼角流了出来,开始了她高潮同时便开始哭泣的特有节奏。
张少阳一直等到妻子表面上恢复平静之后,才把大肉棒从仍在蠕动的蜜穴中
抽了出来,伸手抚摸着女人的脸颊,温存了一会儿才轻声说道:「好老婆,转过
身去,我要从后面肏你,好不好?」
「嗯!」赵婉儿应了一声,也不清楚自己是应允还是该拒绝,只是男人轻轻
翻转她身体的时候,赵婉儿很自觉的转过身,伸出双手扶着儿子的墓碑,曲着双
腿弯下腰身把肥美的翘臀高高撅起。
张少阳把女人风衣的下摆撩了起来,伸出双手掰开妻子肥美的翘臀,裸露出
女人的蜜穴,挺着大肉棒用龟头抵在那湿漉漉的蜜穴缝隙上,缓慢却有力的磨蹭
着,引得赵婉儿呼吸越来越急促,轻轻摇摆着肥臀,向男人发出饥渴求欢的信号,
轻声娇喘着呻吟道:「嗯嗯……老公我要,你快……快进来吧……」
「好老婆,老公这就来肏你了。」张少阳挺着龟头分开女人蜜穴的缝隙儿,
卯足了力气,将大肉棒狠狠插入了女人的蜜穴内。
「嗯……」这已经不是赵婉儿第一次尝试丈夫的大肉棒了,但是男人肉棒所
带来的巨大冲击力还是让她闷哼了一声,就这一下把她肏的白眼都翻起来了,只
觉得自己的心脏差点儿就被从嗓子眼里顶出来一般,胸口憋的要死。
张少阳双手扶着女人的水蛇纤腰,开始玩命的抽插起来,没有任何保留的一
上来就以千钧大势狠狠肏干着。
「啊啊啊……老公……老公……爽……爽死了……呜呜呜……」赵婉儿语无
伦次的边浪叫边哭泣着,她不再感到胸口憋闷了,紧闭着双眼体会着正在自己身
后辛勤耕耘的男人给自己带来的欢愉快感。
「爽……爽……爽死了……好……好老公……你肏的……肏的婉儿……好…
…好快活呀……」
  张少阳咧嘴一笑,说道:「婉儿,好老婆,还有更爽的呢!你就尽情享受吧!」
说着弯腰压在女人的后背上,双手前探抓住了女人在连体内衣中欢乐蹦跳的丰挺
乳房,狠狠的揉捏、把玩、挤压着,同时屁股继续拼命的耸动着。
  随着男人充满激情的连续抽插,湿滑的爱液不断从两人交合的缝隙渗出来,
男人威武雄壮的大肉棒充实着赵婉儿的蜜穴,极致的快感好似一道欢愉的电流冲
击着她的大脑,使得她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在膨胀、欢呼。
  片刻之后,沉浸在极致肉欲中的赵婉儿身体再次剧烈的颤抖起来,泪眼婆娑
的美眸猛然睁开,转头看了一眼镶在墓碑上的儿子与亡夫的遗像,在心中默念道:
「老公,儿子,你们看到了吗?我现在过得很幸福……」
  半个小时过后,一男一女从凤凰山陵上走了下来,赵婉儿此刻已经穿着整齐,
但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红晕,因为她此时蜜穴深处正夹裹着男人两次滚烫的阳精,
经历过性事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女人刚刚经过了性爱的洗礼,此刻正散发着淫靡激
情的气息……
「啊!」
「嗯!」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伤到吧!」赵婉儿连忙道歉道。
「哦!没关系的。」一个轻柔的女声响起。
赵婉儿这才抬头打量了一眼刚刚因为自己匆忙赶路,而在墓园门口拐弯处撞
了个满怀的女人,黑色的轻纱礼帽遮住了女人的脸庞,看不出她的年龄,一袭黑
色的束腰长裙,手里拿着一束白花,给人一种素雅的感觉,看样子也是清明节来
祭奠亲人的。
「婉儿,干嘛走那幺急啊!小姐,你没事吧?」张少阳连忙上前扶着赵婉儿,
对着面前的素雅女人沉声问道。
素雅女人轻声说道:「嗯,我没事。」
「真是对不起,要是没事的话,我们先走了。」赵婉儿先是对着素雅女人说
道,接着又悄声对张少阳说道:「老公,我们快点回家吧!」
素雅女人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耳旁隐约传来张少阳与赵婉儿之间
的对话。
「老婆,你怎幺了,这幺急呀!」
「嘶!快要流出来了。」
……
华南市国际机场,一位拉着小行李箱的英俊少年缓缓走出了通道,穿过人流
涌动的大厅,继而来到机场的外面,少年静静的环顾四周,看着周围有些陌生的
建筑,似乎陷入了回忆当中,黝黑深邃的眼神露出思索的迷离之色。
少年的年龄不大,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样子,黑色的短发衬着他刚毅英俊的
样貌,一对狭长深邃的黑眸中透露着深深的平静,坚挺鼻梁下的嘴角挂着若有若
无的笑意,给人一种轻佻中透着沉稳的矛盾感觉。
少年深深的吸了口气,迷离的眼神散去后闪过一道凌厉的精光,紧接着又恢
复平静,提着行李箱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机场。
「小伙子,去哪?」司机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大叔,他开口问道。
「四季别墅苑。」少年回道。
……
四季别墅苑。
这里的每幢别墅都是独立的,彼此相隔比较远,四周全是高大的绿化树,感
觉就是建造在一片树林之中一样,暮春初夏的阳光有些刺眼,四周别墅的窗子都
被厚厚的窗帘所遮盖。
在一幢两层别墅的二楼卧室,古典的欧式风格装修,卧室中央的大床上躺着
一女人,从其侧躺露出半边的精致脸蛋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绝美的少妇,白皙柔
美的玉臂慵懒的耷拉在床边,另一只弯曲九十度垫在其螓首下,胸前饱满的乳峰
被其姿势轻挤出一道深邃的沟壑,紫色的吊带丝质睡裙在其身上此起彼伏,勾画
着秀美多姿的曲线,纤细的腰肢、浑圆的翘臀、修长的玉腿、娇俏的玉足。
「铃铃铃……」一阵悦耳的铃声惊醒了此时正在熟睡的美少妇,只见她睁开
迷蒙的双眸搜寻了一番,最后定格在床头正在震动的手机上,看着不停响动的手
机,她慵懒的坐起身子拿起手机,有点厌恶的看了看手机的屏幕,发现是个陌生
的号码,犹豫的了一下,按了接听键。
「姐,我回来了。」
耳边熟悉又陌生的声音瞬间让美少妇头脑空白,下意识的来到床下,声音颤
抖的轻声问道:「天佑?」
「嗯!」
三秒钟后,美少妇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吼道:「楚天佑,你这个混蛋,你终于
舍得回来了,回来了是吧!老娘命令你现在、立刻、马上出现在我面前,不然小
心你的皮。」
四季别墅苑大门口,楚天佑下了车付了车钱,拿着手机拉着行李箱轻松地说
道:「哎!我已经在大门口了,一会儿就到家了。」
「啊……」
电话了传来一声悦耳的女高音,接着就是嘟嘟的忙音,楚天佑收起手机笑了
笑,拉着行李箱走向自己家所在的那幢别墅,本来一直平静的心渐渐激动起来,
三年了,自己离开这里已经三年了。
别墅卧室内。
美少妇放下手机,先是呆呆的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紧接着急急忙忙的站起来
脱下她的紫色吊带睡裙,随意的做了几个瑜伽动作,只见赤裸裸的美少妇全身宛
如白玉一般洁白无瑕,一对绝对有34D的浑圆饱满乳峰脱离地心引力坚挺着,粉
嫩的乳晕上同样粉嫩的乳头娇俏的微微上翘,平坦光滑的小腹上精致的肚脐儿甚
是可爱,纤细的腰身下浑圆挺翘的臀肉妩媚诱人,一片黑黢黢的繁盛阴毛簇生在
一双笔直修长的大腿之间,如同画龙点睛般的给这具性感诱人的胴体上画上最诱
人心魄的绝妙一笔,她做完撩人的瑜伽姿势后赤裸着秀美的玉足迈着轻快的步伐
走进浴室。
片刻之后,从浴室出来的美少妇擦干自己的诱人的身体,穿上刚刚脱下的那
件睡裙坐在梳妆台前,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吹风机摆弄着被染成酒红色的及腰秀发,
之后就是女人一系列繁琐的保养、护肤和化妆……
楚天佑来到自家别墅的大门前,别墅的大门自动向两边打开,当他提着行李
箱经过一个小花园,沿着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走到两层欧式的小洋楼门前,楼门突
然间打开了。
美少妇表情复杂的站在门前,看着对面的少年眼泪再也忍不住,顺着眼眶喷
涌而出,足足有数秒的时间后,她才一把抱住少年张嘴狠狠的咬在对方的脖颈上,
呢喃的说着:「天佑,你这个混蛋,你知不知道,你走了之后,我有多幺的担心
你吗,没有你,我的生活全都乱了。」
楚天佑拥抱着美少妇讪讪的说道:「喂喂喂,楚天雪,你可是淑女来着,现
在这个样子有损你的气质呀!」
过了一会儿,楚天雪才松开双手,抬头眼神幽怨的看着楚天佑,弄得他有些
不太适应,陪笑着说道:「好吧,我开玩笑的,姐姐你是天底下最具有淑女气质
的女人。」
楚天雪微微翘起嘴角带着些许哀怨的说道:「臭小子,长大了啊!一回来就
欺负姐姐。」
「哪有,我说的都是真的,谁敢说不是,看我不撕了他。」楚天佑信誓旦旦
的说道。
楚天雪狡诘的眨了眨眼睛,说道:「刚刚好像就人说过哦!」
楚天佑闻言苦笑了一声,双手合十的求饶道:「姐,你就大人有大量饶了我
吧,小弟我刚下飞机都一天没吃饭了。」
楚天雪伸手在楚天佑的脑门上敲了一下,没好气的说道:「看你可怜兮兮的
样子,先就放过你了,快进来吧!

全国最大的成人综合社区,每天更新(无毒):www.sewang99.com (色五月综合,淫色网,色撸撸,99热,撸色网,色网址,色情网,色网站,情色网,色网吧,夜夜撸,黄色网)

正 在 载 入 中 ……